胸下垂的段叔叔

有时候真的很寂寞

血欲 黑暗/惊悚/ooc

精神病人德X精神病医生哈

Ps:血腥重口慎入

P1

哈利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兜里,用手摩挲着一个古老的怀表,站在窗前看着屋外的倾盆大雨,花园里的玫瑰因此而凋谢,花瓣落在地上,像一滩滩鲜血。

世界暗无天日,外面战火纷飞。

这里也不是什么人间天堂。

听着一声声尖叫,不由得心烦,尖叫的那人仿佛想把喉咙给叫破,其他病房的病人似乎也受到刺激,疯狂的砸着铁门,呻吟着。哈利皱着眉,不耐烦的拿出一直在兜里的怀表看了看时间,像是在等什么人的到访。

“啧。”哈利抬头看着灰暗的天空,心中满是对那个不守时的家伙的不满。突然,一个黑影从空中坠下,重重的砸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哈利往前走了一步,恰好能看到楼下的尸体,暗色的血液和着稀泥,颜色无比的恶心。

哈利淡然的看着,转身点了支烟,吞云吐雾间享受般的眯了眯眼。

穿着黑色油皮纸雨衣的医护人员不知从哪拖来一张破木板车,拽着尸体的脚拖到木板车上,然后推着歪歪扭扭小车往后山走去,在地上留下轮子压过烂泥的痕迹。

地上的血液已被雨水稀释。

哈利开始想着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破地方的,以自己在精神病理方面的研究成就,完全可以去更好的地方发展,而他在导师的一句“我相信你在那会更好更专心的进行你的研究的…”还有一封推荐信就被丢到了,而这里只是一个荒郊野岭里的破疗养院,远离先进的医学和工业文明,只有神神叨叨的修女和无聊的祷告,这里的天气比伦敦还要糟糕,每天还要看这幅场景,忍受那些精神病人的精神折磨。

很可笑对吧。

精神病医生被精神病人折磨。

但外面的世界也不是那么好,二战已打响,前几天看报纸便看到波兰沦陷的消息,世界格局也是紧张得不行,法西斯如野草般疯长,似乎要包裹着这个世界,这样下去,战火迟早要烧到英国的。

哈利突然有了一丝庆幸。

对自己还苟活在世的庆幸。

哈利放下烟,因为他听到了汽车的鸣笛声,估计是自己等的人到了。

那人是他的新病患,听说有极度危险的精神分裂和人格分裂症,在这之前已经杀害了37个人,你要问他为什么没有坐牢,在这个年代,人命如草芥,更何况那人似乎还是一个贵族少爷,有钱有势,似乎和英国皇室有关系,曾经被授予过爵位什么的。

从伦敦那边大老远的赶到这个乡间精神病院估计一路上也多了些尸体,成为了孤魂野鬼。

哈利苦笑一下,穿过阴森的走廊,往楼下走去,不知道他是不是该高兴他的导师还记得这个被他扔到乡下的学生,给了那尊贵的贵族夫妇一个建议,让她们硬生生的把他们的小少爷塞到他手里,并承诺会在战争时期庇护他并给予他科研所需要的任何资金。

这不是亏本的买卖。

他笑得更深了,一拍即合。

这个年代,光是活着就已经拥有了全世界更何况他还能进行他的研究。

哈利一身白色医务外套,在灰色工作服的医护人和黑色教服的修女中格外明显。钟声此时响了起来,恍如末日丧钟。

两个强壮的医护人员从车上架下一个穿着白色束身服的金发男人,金色的头发预示着他纯正的贵族血统,脸庞漂亮的不像话,像天使,但他的所为却像恶魔降临般。

男人笑盈盈的打量着四周,当他注意到哈利时,笑得更深了。

哈利厌恶的瞪了他一眼。

“把他拉到二区,隔离治疗。”哈利对身边的修女说到,但他似乎轻视了那个人的能耐,当他拿着从伦敦转来的资料,他听到了修女们的尖叫。

他瞥了一眼病历本。

Draco Malfoy

哈利疾步走到二区病院,厚重的铁门里都藏着泥泞的野兽,修女在门外瑟瑟发抖,闻声赶来的医护人员在走廊里留下凌乱的脚步声。

哈利推门进去,一旁的护士车翻倒在一旁,药品打翻在地,地上躺着的修女,可以看到她脖颈处插着一把银色的剪子。血液慢慢从伤口溢出来,流了一地,如同红地毯般,华丽又低调。

他看着眼前笑盈盈的男人:“Mr Malfoy,这一点都不好笑。”金发男人耸了耸肩:“抱歉,我以为你会喜欢,你身上有一样的味道…”哈利鄙夷的看了一眼他:“闭嘴。”男人耸了耸肩,对于他的威胁毫不在意。

“我想我们是同类人。”德拉科躺回到床上,仿佛是累了,哈利打开门把人叫进来给这头野兽上上枷锁,顺便帮尸体处理了。德拉科像是一头慵懒的野兽,结束一次捕猎后,总会安静的蛰伏在黑暗中,等待着下一次猎物送上门,别人会以为他是一头病兽,但这头野兽总会在别人放松警惕下出击,一招毙命。

“一支氯丙嗪”哈利拉上口罩,从口袋中掏出塑料手套戴好,然后从一旁的修女颤抖着手中接过注射器,往德拉科手臂上一扎,药品顺着血液去到最中心,随后直至全身。

“goodnight.”哈利重重的把门关上,只留下门缝可以看见外面丝丝光亮,病房里黑暗无比,德拉科笑了笑:“my doctor,goodnight~”

走廊里充满了野兽的嘶叫。

最危险的还是安静的那只。

新人开坑,当中可能会有bug之类的,但还是希望大家能喜欢

评论(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