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不想摸鱼填坑产粮,不要浸我猪笼

Black Blood Ⅰ 刑侦/悬疑/AU


P26(重新开始)

贺天紧紧抱住莫关山,隔了许久,只听到莫关山缓缓开口到:“贺天,我想揍你…”贺天似乎没有听清:“什么?”莫关山退出贺天的怀抱,用那亮亮的眼睛看着贺天,随即脱下外套扔到一旁,看着贺天认真说到:“我说,贺天,我他妈想揍你!”

“好啊。”贺天也勾起了嘴角,带着一丝挑衅。

“我不要单方面的殴打,我打你你必须还手。”莫关山见贺天这样有恃无恐的样子,考虑了才刚复合的情况,想了想又补充道。

“宝贝,听你的。”贺天笑的更甜了。

莫关山看着贺天这幅依然欠揍的面孔随即就炸了毛:“谁他妈是你的宝贝啊!”

莫关山捏了捏手骨,让一切看起来像那么回事。

他一个箭步上前想一拳打在贺天脸上,却被贺天拦下,反而用腿将他扫倒在地,背部结结实实的和地面来个了亲密接触;而贺天顺势骑坐在他身上,刚犹豫着要不要出拳,莫关山已经顺势将他压制在身下,结结实实的朝他脸上揍了一拳,这回贺天也不客气了,用脚踢开压制在自己身上的莫关山,起身就紧抓住莫关山的领子,也回了莫关山一拳在他脸上。

莫关山踉踉跄跄的退出去几步,他活动活动了下颚,用舌头探了探口腔内壁,尝到了一丝血腥味,他不禁笑到,露出野兽般的目光,看向身前站着的贺天。

贺天看着莫关山这样,玩性大发,也不禁挑了挑眉,挑衅的看着莫关山。

能在刚复合后就对彼此大大出手的恐怕就只有他俩了。

莫关山微微迈开步子,两手握拳放在身前,如同两条毒蛇,蓄势待发。

贺天一笑:军用近身格斗?这小子看来长进了不少。

莫关山找准时机,向前跨了一步,迅速出拳,但还是被贺天拦下,抓着自己的手腕拉近两人的距离,正当另一只手准备出击时,贺天用膝盖狠狠的顶在他肚子上。

又是那招!

“艹!”莫关山感觉胃里一阵翻滚,让他差点把胃酸给吐出来,他忍痛直起身子,用另一只手锁住贺天喉咙,向前推进,把他再次撂倒在地;莫关两只手紧紧掐住贺天的脖子,用脚固定住贺天挣扎的双臂。

而贺天也不是待宰的羔羊,用膝盖重击了莫关山的背部,这钻心的疼让莫关山松了手劲,贺天顺势将莫关山从自己身上踢下去,翻身杵在地上干咳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你他妈是要谋杀亲夫啊!”贺天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喉咙,慢慢站起来,还没等他站起来,莫关山的拳头已经砸到他脸上了,贺天顿时也气急了,反手过去也是一拳,这时已经没有太多的打斗技巧了,两人凭着男人的直觉出击,迅速扭打成一团。

打到后面,贺天也有点不耐心了,也不任由着莫关山乱来,把人压制在身下,用一个深吻结束了这出荒唐的闹剧。

结束了这个深吻,贺天捏住身下这个小混蛋的嘴,警告他不要乱来了,不然就在这里办了他,但他看着那红红的小嘴,忍不住又俯下身去亲吻撕咬着。

莫关山起初挣扎着,听见贺天的威胁本是不屑一顾的,但想想贺天这个混蛋确实会做出这种事,也就安静了下来不再挣扎。

唇与唇的触碰,舌与舌的纠缠,两个灵魂不断地靠近,最终缠绕在一起,谁也离不开谁。

贺天翻身在莫关山旁边躺下,两人都气喘吁吁,共同仰望着一片星空。

仿佛回到了年少时。

“贺天,我恨你。”过了半晌,莫关山开了口。

“莫关山,我爱你。”贺天笑着说。

“啧,贺天你怎么就那么没脸没皮的。”

“只对你没脸没皮。”

“……………………”

莫关山不再说话,他保不准自己会不会再起身来揍这个混蛋。

“这是我为我五年前自己打的,想想当时怎么就那么蠢,要走也应该把你揍个半残废再走。”莫关山紧紧皱着眉,看向一旁的贺天。

“要是你来揍我了,估计你也走不了了,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贺天也转过头来看着莫关山。

“切…”莫关山用不屑回答了贺天,但此时他的脸已经红了半边天了。

贺天默默的拉住莫关山的手,摩挲着他的手指,心中已了然一切。

“贺天,你他妈要是再敢对我说出那个字,我就把你剁碎了,然后拿去喂熊。”莫关山正色说道。

“嗯。”贺天答应道。

“如果你背叛我,我直接把你丢到俄罗斯的熊洞里。”

“这么狠啊。”

“不然呢,阉了你?”

“我家关山怎么那么可爱!”

“你他妈能不能不要这么恶心啊!”

“要恶心也只恶心你。”

“去你的!”

“我家关山天下第一可爱!”

“我操你大爷的贺天,你一大老爷们害不害臊啊!人设都快崩成渣渣了好吗!!”

“那这样呢?”

“我艹………唔………”

My love is here,
爱原来在这儿,
after I've been waiting so long.
我等了这么久。   

                    ------------------《Dreamin' ,pleadin' ,wonderin'》




我这个渣渣又来填这个弥天大坑了.._:(´_`」 ∠):_ ...

这么久没更,大家以为完结了吧,其实没有(ಡωಡ)


评论(1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