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不想摸鱼填坑产粮,不要浸我猪笼

血欲(2)病态/黑暗/血腥

P2(第二天)

雨依然在下着,天仿佛真的通了洞般,雨幕后是未知的郊区,谁知道在那雨雾后藏着什么怪物。

莫关山起来站在窗前,手里拿着一杯早茶,眺望着远处的天际,奈何四周都是白茫茫的雾气,仿佛被隔绝在世外,被世人所遗弃。

英国的天气本是这样,潮湿阴冷,莫关山照旧在品味了早茶后点了一支烟,浓郁的烟草味立即飘散在空中,深深吸了一口,莫关山略微享受的眯了眯眼。

他拿起放在一旁的文件浏览起来,是个那个叫贺天的男人的。

文件中说他有严重的精神分裂和人格分裂症状,身体里有两个人格,正人格和负人格,正人格是比较温顺的那个,相反,负人格就比较暴躁并且随时都怀揣着杀意。两个都是他,但不同的心理状况导致截然不同的性格和精神状况……

莫关山合上文件,脑海里满是那人笑盈盈的面孔和那漆黑幽邃的瞳孔。

怎样阴暗的环境才会造就这样的怪物啊。

他在内心中问了问自己,却又反应过来自己对那人那么上心干嘛。

外面钟塔上的大钟准时的响了起来,莫关山穿上白色的医生外套,往外走去。

阴暗潮湿的环境让墙皮脱落了些许,病区两个和肥胖的修女和一个男医护人员正推着推车往每个病房里派发早餐,没有任何阳光的的走廊里充了难闻的霉味,一些病房里时不时还传来呻吟和尖叫。

来到办公室,莫关山开始着手处理一些病历,但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怎么也让他静不下心来。他走到窗子旁边,刚要把窗子关上却发现院子里站着一个打着黑伞的人,一袭黑衣,很难被人忽略。

莫关山正想会是谁,那人似乎感觉到莫关山在看他,他慢慢抬起头,眼神对上了莫关山的眼睛。

那黑色的瞳孔,他怎么也不会忘了的。

是贺天!

莫关山顿时一惊,贺天不是被他关在地下的重症病房吗?他怎么会在院子里。

莫关山迅速的走出办公室,往花园里赶去;地上的烂泥被雨滴溅起,沾湿了他的裤脚,打落的玫瑰花瓣腐烂在草丛中,干瘪的一抹红色在暗绿色的草地上是如此的明显。

衣服被打湿,雨水顺着发梢流进衣服领口。

没有人,花园里一个人都没有。

可那黑色的瞳孔如同猎人盯紧猎物了一样。

嗜血。

心中的慌乱让莫关山不知所措。

自己为什么要怕他。

莫关山低头苦笑。

“Fuck…”

他暗声咒骂,随即点了支烟往地下室走去。

看看那只野兽。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