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不想摸鱼填坑产粮,不要浸我猪笼

【贺红】六尺之下 AU/宝藏猎人/冒险

part1死亡之眼(2)

车开来了一小会就停下了,停在了一个市井街头中的一幢毫不起眼的房子前。

莫关山走进屋子里就脱下大衣,松了松领带,顺势瘫倒在一旁一个破旧的沙发上,这与他的身份非常的不相符。

仔细一看,整个房间都是很破旧的,四周还摆放着一些类似于宗教祭祀用的道具还有一些大名鼎鼎的世界级古董,而桌子上摆放着两台很现代的电脑,与这里格格不入。

“回来了?”贺天端着一杯咖啡从里屋里出来,挑了挑眉笑看着沙发上的莫关山。

莫关山见来人,翻了白眼:“那他妈这不废话吗?”贺天耸了耸肩,此时也不和莫关山一般见识,直奔主题:“东西呢?”

“给,以后这种事不要叫我去,全程的阿谀奉承和虚伪,装的我都快吐了,还有那个女人,眼睛一直在我身上,用眼神把我强奸了个遍,还有啊,这宝石简直被她糟蹋了………”莫关山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如墨般的圆形宝石递给贺天,贺天接过,仔细的端详起来:“谁叫你会偷天换日的那套,不叫你,叫谁去。”

莫关山有点炸毛了:“我说你这是夸我呢,还是夸我呢?”贺天也没接话,莫关山识趣的去里屋换了套衣服,西装穿起来着实难受。

过了半晌,贺天才把宝石收起来,莫关山不禁问到:“是我们要找的那颗吗?”贺天皱紧了眉头:“不是…”“哈???”莫关山瞬间不好了,但听了贺天后半句话,差点没把他打死,只听那货慢悠悠的吐露出:“骗你的,是真的。”

贺天脸上露出了小孩子恶作剧成功的微笑,随即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问:“诶,话说你怎么不拿给见一,而且他人怎么还不回来。”

见一在宴会上扮演了冒失的侍者,本来打算和莫关山一起搭档,偷天换日,把宝石带出来,但为了保障,莫关山临时改变计划,由自己保管,而自己也和见一事先说了可能当时自己可能会临时改变计划,只要他端着盘子出去发现手帕里没有宝石,他就可以回到这里了,而且场外还有展正希把控着,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莫关山疑问到,总感觉有不好的预感:“他俩还没回来?”贺天也紧皱着眉头,点了点头。

莫关山掏出手机拨打着见一的电话,回应他的只有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怎么办?”莫关山看向贺天,而贺天也拨打着展正希的电话,结果却是一样的。

“滴”

还没等两人说话,只听莫关山手机一声提示,是一封视频邮件。

莫关山疑惑的点开,立马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见一和不远处被绑住的展正希,两人都在昏迷中,但脸上的血迹依稀可见。

这时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入了镜,他指使着下人把见一拖到展正希旁边绑住,看到这里,莫关山捏紧了拳头,骨节都泛白了,瞳孔放大,看着那个混蛋的脸,仿佛要把他死死记在脑海里。

贺天也强抑制住胸口喷涌而出的怒火,紧紧的盯住视频中的人。

男人缓缓坐下,微笑的看着他们,开口说话:“莫先生,很抱歉与你以这样的形式见面,对了,你的朋友很不幸,被我和我的手下们带到这里来了,呵呵,我知道你拿了林小姐的猫眼石,而且我还知道,你拿猫眼石是为了找到克莉奥的墓葬,而这猫眼石就是打开陵墓的钥匙,我还知道,这猫眼石不只一颗……呵呵,我最近有事,我在接下来的一周会去到日本,我希望在那我们能坐下来,好好谈谈,关于宝藏的事,当然,你的朋友我也会带到那里去,期待与你们见面。”

“莫关山,你别他妈听他的!”后面的见一好像醒了过来,朝着这个方向大声叫道。

“哦?看来你的朋友见一醒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见家的小少爷吧,这么娇贵居然还跟着你们做这些勾当,不知他老子听他被绑了作何感想。”男人转头看了看后面被绑住的见一,笑说到。

此时,莫关山的怒气值已经飚到了顶峰,用力锤了锤一旁的桌子:“fuck!fuck!fuck!fuck!这他妈是哪个狗娘养的!”贺天眯了眯眼睛,仿佛在思考什么。

视频的进度条到了最后,男人起身扣起西装扣子,起身,然后凑近了镜头:“晚安,莫先生,我很期待我们之间的见面,我在京都等你。”

视频毕,莫关山跑到楼上就去收拾东西,贺天也跟着上去,发现莫关山已经在收拾枪械,贺天过去一把拿走莫关山手中的伯莱塔92F型手枪,但由此引来莫关山极大的不满:“贺天,你他妈干什么!”

莫关山抬起头,直愣愣的看着贺天,眼睛已经变得通红,似乎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在眼眶里打转,白白的晧齿咬住下唇,仿佛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看见莫关山这个样,贺天也愣了,看他的反应,就觉得莫关山怎么那么可爱啊,好像抱在怀里;心想着,身体却已经行动起来了,贺天走过去把莫关山拉到自己怀里,一只手轻轻安抚着他的背:“见一他们一定会没事的。”

莫关山被贺天突如其来的拥抱弄得猝不及防,而且还是被贺天整个人抱在怀里,他身上的气息完完全全的覆盖在他身上,莫关山脸一下就红了起来。

呆楞了一会,莫关山才回过神来,抢过贺天手中的枪,抵住贺天的心脏位置,慢慢退出贺天的怀抱:“贺天,你少他妈把我当女人哄。”说话时,声音里还带着细微的哽咽,这真是让贺天哭笑不得,只好举着手,往后退了几步:“OK,但我任然觉得你应该冷静会,然后我们两个分析分析该怎么从那个狗娘养的手里救出见一和展正希。”

莫关山听贺天的话瞬间蔫了,放下手中的枪,乖乖的跟着贺天下了楼。

莫关山坐到沙发上,整个人都有点烦躁,贺天打开莫关山的手机,地址已经发来了,贺天叹了口气:“以他的话来看,看来不止我们知道宝藏的事。”

莫关山暗骂了声,还是坐到电脑前,把这家酒店的信息查了个遍后,黑了进去,把整个酒店的立体结构图浏览了个遍,在查询了预定信息后,最终找到他们即将入住的那个套房。

“接下来该怎么办?”莫关山看着一旁的贺天。

“第一个方案:潜入,救出见一展正希,但我们会面临两个风险,一是有几率被发现,然后被撕票,还有可能会发展成大规模的交火,这是你我都不想的局面;二是见一展正希不在酒店内,未知风险增加,一次潜入不知道能不能不被发现的全身而退还不得而知,但两种都有被发现的风险。”贺天在白板写下第一个计划。

“第二呢?”莫关山显然对这个方案不怎么满意。

“第二,就是正面和他肛了,也没什么技巧,就拿枪上了。”

“这么简单粗暴?”

“不然呢?”贺天打了个哈欠。

“贺天,你大爷,不是说正事吗?”莫关山也有点急了,贺天到也不逗他了。

“好了,好了,我想出一个办法了,他不是不知道有我的存在吗,到时候,你去和他谈,我去救人,救完人,我们撤,你也撤,就这么简单,现在说再多也是纸上谈兵,具体情况还要到那天再说。”

贺天其实也很愤怒,但隐藏情绪隐藏惯了,表面什么都没有,心里已经是暗潮涌动,巴不得立马亲手弄死他。

莫关山思考了半天,也没别的办法,只能按贺天说的做了。

两人收拾好东西,看来有的玩了。


感觉第一次码这么多字啊,都快虚脱了(⚭-⚭ )

还有啊,此时的贺天和毛毛还没在一起(ಡωಡ)

而他们怎么开始合作的,以后还会说(´ . .̫ . `)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