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有时候真的很寂寞

节日贺文~小甜饼/一发完结【污水塘】

污水塘

莫关山一结束高考就迫不及待的收拾好背包,订了飞往云南大理的机票,他已经向往那个美丽的地方很久了,并且他要与一个在网上熟识的朋友见面了,心中的激动让他在出发前天晚上辗转难眠。

“抱歉啊,我有事,可能接不了你了,你可以坐大巴到古城,到那时我会在那等你的。”

莫关山下了飞机,打开手机便看到他发来的信息,叹了口气:“没办法,只能自己去了。”

蓝蓝的天空没有一片云彩,远方有飞机起起落落,莫关山没由来的心情好,戴上耳机,纯粹的音乐里,轻快的和弦,充满着阳光和生机,仿佛静静地描述着一棵植物的成长,微风吹过,心中住着一只大雁,飞往心目中的南方。

起飞。

后摇总是让人那么惊喜,每一首的感觉都是如此的不同。

莫关山看着那波光凌凌的洱海,心早就飞到了远方。

到了目的地,莫关山远远的便见到一个人在向自己挥手,走近了,他才开始仔细大量眼前人。

一头黑色的短发,一身休闲服装,眉眼间满是英气,笑起来,眼角都是弯弯的。

原来在网上见过照片。

亲眼见到才知道这人原来这么帅气。

心中不知名的感觉在敲打着他的心脏。

“hi~”那人微笑打招呼到,而莫关山愣了半天才回应对方“hi…”

“坐了那么久的车累了吧,对不起,刚才酒吧里有点事,需要我处理一下……”那人抓了抓黑色的短发,不禁用笑颜来掩盖空气中细微的尴尬。

“没事,你能抽空来接我我就跟高兴了,不知道有没有麻烦你。”莫关山礼貌的回应着他。

听到莫关山的回答,贺天轻轻呼了口气,便顺势搂过莫关山:“没事,别那么拘谨,当初咱俩在网上不是聊的挺火热的吗?你订的客栈在哪,我送你去。”

而莫关山被他的举动吓到了,但想想觉得自己的小媳妇样有点丢人,便也放开了,给了贺天一手锤:“那小爷我就不客气了。”说罢,把客栈地址报了一下,两人便骑上贺天的小电驴便在古朴的街道里穿梭,聊了很多,就如同两人在虚拟的网络上,随隔着千山万水,但依然热情不减丝毫,有着聊不完的话题。

待莫关山在客栈安顿好,贺天又载着他来到了贺天的酒吧,内外装修都是很棒,两人点了点喝的,靠着窗坐下。突然,红毛看到了乐队台上的架子鼓,是前几年限量发售的架子鼓。

莫关山一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半晌,才看向贺天:“我能摸一下吗!”贺天被他的样子逗笑了:“随意。”得到贺天的允许,莫关山马上上座,中规中矩的握住鼓棒,轻轻敲打着,但在第一个音调蹦出时,一切就已经如同洪水般一泄而出。

激烈到最终的平静,最后轻敲着低音吊嚓镲。

最后,空间回归到平静。

贺天拍了拍手:“你的架子鼓很棒啊。”莫关山把鼓棒规规矩矩的又放回原位:“多谢了,这个架子鼓是你的?”贺天笑了笑:“不然呢?”

莫关山睁大了眼睛,随即调侃道:“万恶的资本主义啊~”贺天轻笑一声:“得了吧,走,要不要去洱海周绕一圈?”

“哦,好啊”莫关山笑的一脸纯良,阳光撒在他那头橘红的头发上,贺天突然想揉揉。

两人骑着自行车在洱海边飞驰,已经是傍晚了,夕阳撒在他们前进的道路上,空气中弥漫着钢铁森林里闻不到的自然气息,微风在耳旁轻声呢喃,前面贺天的衣角飞扬,莫关山使坏的往前蹬了几步,拉住他的衣角,贺天回头笑到,又骑得更快了一些,两人如同小孩子般一追一赶。

骑累了,两人在洱海边停下,看着广袤的海面,心中一阵感慨,莫关山怔怔的注视着夕阳下波光凌凌的洱海,而就在他看着这美景时,旁边一人则是盯着他看,眼睛里的温柔都快溢了出来。

你在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看你。

莫关山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拿出手机,拿耳机戴上,然后突然意识到旁边的贺天,随即把靠近贺天那边的耳机拿下来,向贺天走近,放到贺天耳朵里,点开音乐播放器,平静的吉他声浮出水面,仿佛看见了整个星空。

“太安静了,静的只有水声和风声。”莫关山看着远方呢喃着。

“是呢”贺天在心中回答道。

异于工业摇滚的嘶吼和爆发,黑暗金属的异宗教色彩等其他摇滚分支,后摇在生机勃勃阳光无线的世界和阴雨不断的世界里不断转换,可以是石头后一棵刚破土的小草,也可以是宏大的宇宙星辰,总能带给你无限的想象。

“你什么时候走?”贺天转头问莫关山。

“估计就两天后吧”莫关山耸了耸肩。

“你下一站要去哪?”贺天被阳光照耀着,眯了眯眼。

“不知道,大概是西藏吧。”莫关山摇了摇头。

贺天轻轻点了点头,低头看着脚边的小石子,身体旁边的手踌躇又踌躇。

前面长达四分多钟的平静的前奏,只为最后两分钟的炸开的波澜。

贺天突然拉住莫关山的手,只见莫关山眼底一片迷茫。随即,贺天便把唇轻轻附在莫关山唇角处,留下一个轻轻的吻:“莫关山,我发现我好像爱上你了,你可以和我交往吗…”

莫关山的脑袋里随着音乐一起炸开,在他的世界里掀起一片巨浪。

“我…我…”莫关山不知道怎么回应,贺天发话了:“如果觉得讨厌的话,可以拒绝。”说这句话的时候,莫关山明显的看到了贺天眼里的落寞。

耳机里的音乐又回归于平静,继续做一个叙事者,缓慢的讲述着关于新生,重生,成长的故事。

洱海的水浪拍打在岸边,哗啦哗啦…

莫关山抬头看着贺天的眼睛,随即笑着说到:“为什么要拒绝呢?”

听到莫关山的回答,贺天松了口气,紧紧的抱住眼前的人。

莫关山清晰的闻到贺天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和洗衣液的味道,虚幻而又真切。

无意跌落污水塘,醒來滿目天光。

“这首歌的名字叫什么?”

“污水塘。”

最近喜欢上了后摇,觉得这样的音乐真是让人脑洞大开啊~刚入门,一些专业知识也不懂,如果有什么bug,勿喷~
 
最近一直在听惘闻的污水塘(就是文中的那首歌),还有文雀的南方和大雁也特别棒,还有晨曦光廊的60km/h,国内的后摇乐队真的很棒呐~

小天使们都搭配这首污水塘来看这篇文吧(*´˘`*)♡"

沉寂太久了,我出来冒个泡吧,不知道还有没有记得我~关于黑血,我搞了个大新闻ps:我在搞事情;有一些小伙伴可能已经知道了,但我现在还不打算告诉大家,等时间成熟了,我会再告诉大家的。

评论(16)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