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不想摸鱼填坑产粮,不要浸我猪笼

山上的白房子 恐怖/悬疑/惊悚/治愈 (最终章)

P13(谢谢,哥哥)

贺天慢慢睁开眼,发现窗外有了微微的光亮,全身酸痛不已,看到不远处的红毛,一个起身就跑到红毛身旁,看着红毛身下的一滩血液,不禁慌了神。

“红毛,醒醒!!”贺天一只手帮红毛捂住伤口,另一只手摇晃着红毛,想唤醒他,语气中带着一丝哭腔。

过了半天也不见红毛醒来,贺天失神的楞坐在地上,双手都染上了暗红色的鲜血,他盯着红毛惨白的脸庞,然后用双手捂住脸,不经意间有什么东西从眼眶里溢出来,从脸庞上滑落。

红毛睁开眼睛,看着灰暗的天花板,喉咙仿佛被火烧般,发不出一点声音,想挣扎着想起来,手摸索着捂上腹部的伤口。

贺天听到声响,连忙来到红毛身旁把他扶起来:“毛毛,还好吗?!!”

红毛忍着疼痛坐起身来,看到旁边的贺天,便把他紧紧的搂住,微微哽咽着:“贺天,我们回家吧。”然后红毛脱离贺天的怀抱,咬着苍白的嘴唇,站了起来,贺天呆愣着,看着红毛这一系列的动作,也站了起来。

“走之前,你陪我去找一样东西。”红毛眼神坚定的看着贺天。

“嗯。”红毛的话把贺天一系列的疑问都堵在了他的嗓子眼里。

红毛轻车熟路的来到二楼,而小女孩已经不见了,在贺天惊讶的眼神中,他拉开阁楼的楼梯,忍痛捂着伤口爬了上去,拿起了一旁的手电筒,在地上摸索着。

“你要找什么东西。”贺天随后也爬了上来。

“一个头绳………”红毛颤抖的声线暴露了他的虚弱。

“找到了…”红毛手上拿着个红色的浆果挂坠装饰的头绳,一粒粒浆果随着摇动发出挲挲的声音,上面还沾染了不少灰尘。

“走吧。”红毛低垂着眼眸,伤感的气氛如同瘟疫般笼罩着这栋房屋。

“嘿嘿嘿…”突然,他们身后传来骇人的笑声。

是那个小丑。

小丑晃着手里的刀子,发出恶心的笑声,向他们走了过来。

红毛惊慌的后退着,却被杂物绊倒,伤口的疼痛贺天差看着四周有没有防身的工具,却发现只有一些落满灰尘的箱子。

小丑仿佛是没有看到一旁的贺天似的,直径朝红毛走去,亮晃晃的刀子闪耀着死亡的光芒。

贺天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脚踢到小丑的头上,而小丑却什么事也没有,转过头来,捏着贺天的脚把他撂倒在地,踢到一旁。

小丑接近红毛,高高的举起刀子眼看快落了下来,红毛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滴答…”

温热的血滴到红毛的身上,他慢慢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贺天的脸,而锋利的刀子在他左边的锁骨下方突出一截,随即被抽了出去,而血流的更多了,贺天咳了咳,暗色的血液从他嘴里溢出,白白的皓齿被血渍污染,他看着身下的红毛:“快逃…”

红毛颤抖的用手捂住他胸上的伤口,泪如泉涌:“不要…贺天…我们…我们说…说好的一起回家的,我不能丢下你不管,我求求你不要死……贺天…我求…………别死……别丢下我一个人不管…”再多的话都哽咽在他的喉咙里,胸腔里发出一阵低沉的、像山谷里的回音一样的哭声。

贺天支撑不住倒在了一旁,血液从他的胸口处蔓延出来,而小丑却消失不见了。

红毛紧紧拽住贺天的手,声嘶力竭的叫喊着,哭泣着:“贺天,这一切都是梦……梦醒了…我……我们…该回家了……你最怕冷了……起来啊…地上很凉的……你会感冒的…你快起来啊!你他妈怎么不听我的话啊!!贺天,你快起来,我们回家!贺天,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这么任性…我知道错了…你起来啊!”他无助的看着躺地上的人,一切仿佛又回到十几年前的那个夜晚。

“感觉到失去最爱的人的滋味了吗?”小女孩穿着黑色的裙子站在一旁看着他。

红毛转过头来,用通红的双眼看着小女孩:“这就是对我的惩罚吗?”

小女孩摇了摇头:“哥哥,感觉到心痛了吗?”

红毛没说话,眼泪依然在流淌。

小女孩叹了口气:“我感觉到了,哥哥,你这里很痛。”说罢,小手捂在他心脏的位置。

红毛把小女孩的手拿开,盯着小女孩棕色的瞳孔:“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小女孩仿佛没有听到似的,向红毛伸出手:“我们不怪你,你愿意再次回到我们这个家庭中吗?莉莉、哥哥还有爸爸妈妈永远在一起。”

“你帮我救他,我答应你。”红毛歪着头笑着看着女孩,脸上的泪迹平添了几分凄清。

“唉,我的哥哥啊…”女孩叹了口气,起身徘徊着。

良久后,她开了口,脸上的笑容变得凄凉:“看来我的哥哥是回不来了……他会没事的,等一会,你们就可以离开了,前几次是我想强行带你走,但这对你不公平,对不起了。”红毛看了看一旁的贺天,伤口在慢慢愈合,而自己腹部的伤口也已经好了。

小女孩说罢便要离开,黑色的漆皮皮鞋在木地板上发出响亮的声音。“等等!”红毛拽住了小女孩的手,而那温度如同冰块般,小女孩惊诧的回头看着他。红毛手忙脚乱的把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

是浆果头绳。

“让我最后再做一点哥哥应该做的事情吧。”红毛拿着头绳,把小女孩拉到怀里,拉起她那束黑色如瀑布般的头发,帮她编了个麻花辫,而尾巴上的浆果头绳垂着,在漆黑的夜里,黑色的着装上,散发着红色的光芒。

“笨蛋哥哥,玩捉迷藏还是要我来找你啊,谢谢你。”女孩豆大的泪珠从眼眶里掉了出来,滴到木板上,而她的身影越来越透明,最后消失不见了。

红毛扶住贺天从阁楼上下来,突然听到熟悉的音乐,是从那个女孩房间里发出来的。红毛把贺天放到地上坐着,推开了虚掩着的房门。

桌子上,盒子里的一个芭蕾女孩旋转着,音乐混着齿轮的声音在空气中弥漫着,一旁还放着一个小提琴盒子,细微的小提琴声从角落里散发出来。

一旁有一个纸条。

哥哥,我希望你能带走它们,算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吧。

身后的门被打开,是贺天。

“醒了?”

“嗯”

红毛拿上东西,心中的酸楚怎么也化不开。

自己原来还是有家的。

两人来到一楼,窗外天色微亮,但乌云密布,所有的一切都想被什么压住般,喘不过气来。

贺天握住门把手,轻轻一扭,门开了。

两人出了屋子,迎接了久违的光亮。

谁也没说话,相伴默默地往前走。

“要不要再回头去看看。”贺天看了看红毛。

红毛听了,不禁停下了脚步:“你都知道了?”

“嗯,她都告诉我了。”贺天点了点头。

“噼里啪啦…”身后传来碳火的声音。

红毛转过身去,看到房子陷入了一片火光之中,而门前站着三个人,微笑着看着他远行。

他突然泪目了,手里拿着那张信纸和盒子如同这火焰般,灼烧着他的心,他朝着那三个人,深深的鞠了一躬,大声说到:

“谢谢你们让我曾经有一个温暖的家!”

泪水模糊了视线。

远方的三个人向他招了招手,逐渐湮灭在这熊熊大火中。

红毛和贺天回到庄园里,所有人都还在熟睡着,并没有人发现他们不见了。

回到房间里,红毛紧紧抱住贺天,由最开始细如蚊声的哽咽到嚎啕大哭。

他怪他为什么要那么不负责任的去为他挡刀。

他怪他为什么要让他哭。

他怪他为什么就那么绝情的想扔下他一人。

贺天轻声安慰着他。

“好了,你昏迷不醒时我也为你哭过,所以我们俩扯平了。”

红毛抬起头楞楞的看着贺天。

贺天在红毛头上留下一个吻。

“一切都因为我爱你。”

“以后就让我来做你的家人吧。”

---------------------END-----------------

白房子作为我第一个填完的坑我表示好兴♂奋啊!!!

谢谢大家一路的支持!!才让我有一只更下去的动力!

总之,谢谢大家!爱你们!|。•ω•)っ♡

以后会有番外吧,但也可能不会有,一切看心情吧。

关于真凶小丑可能会在番外提及,小丑可能死了,也有可能没死。(看来这个番外不得不写啊)

其实这篇文有双重结局的,一个就是he就是现在这个,一个就是be,如果大家投票高的话可能会写(可能评论都没有几个hhhhh)

有些可能没有写清楚,还请见谅啊~小学生文笔,比较渣。

毛毛是莉莉的父母从孤儿院领养回来的,而他们死后毛毛又变成了孤儿,被送到很远的孤儿院也就是贺天所在的这个市的孤儿院,然后再也没有人收养他,而他也患上了选择性失忆。

我写这篇文一只想营造出一种玩游戏的感觉。
不断的让他想起一些东西,不断的闪回,让他回忆,由一些线索帮助他找到过去,而贺天文中的人物形象营造的也挺失败的,大多数关键时候都发挥不到重要作用,除了最后让他挨了一刀233333333。到目前效果看起来挺糟糕的哈hhhhhhh

而且你们也看到了我在这一章打上了治愈的标签,因为莉莉这个女孩真的很让人心疼啊,还有这善良的一家人。

因为第一个完结的坑,也啰嗦了这么多,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谢谢你!

TXT格式文章在评论里有链接(◦˙▽˙◦)

评论(19)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