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有时候真的很寂寞

山上的白房子 恐怖/悬疑/惊悚 (中篇)


P12(真相)

“该让你想起来了。”黑暗中一个声音说到。

红毛突然醒来摸了摸自己的腹部,并没有血迹,贺天也不见了,而他发现自己坐在汽车后座,前面坐着一男一女正在说笑着,车子在林间小路行驶着,打开车窗,山间的空气带着泥土的芬芳,是如此的清新。

“醒了?毛毛。”女人温柔的笑着,转过头来看着他。此时的他有点懵,只好向那个陌生的女人点了点头。

“毛毛,再忍耐一下吧,马上就到了。”此时男人转过来看了他一眼,又转回去看着前方继续开车。

周边都是幽邃无比的森林,这条路仿佛把这片森林切割开,形成了两座孤岛。

车子停下,女人牵着他走到一栋白色的房子前,红毛认了出来,是那栋困住他们的房子。“难道回到了一切的源头?”他心中疑问道。门大开着,而门口站着一个小萝莉,向他们微笑着,等走近了,他一眼就认出是那个捅他的小萝莉。

小萝莉一蹦一跳的从门前的阶梯下来,而牵着自己的女人担忧的说了几句。小萝莉向他们跑来,向男人女人打了招呼后,就紧紧的拉住他的手跑到房子里,然后又带他来到一个房间:“以后你就是我们家的一员了哦,而你就是莉莉的哥哥。哥哥要陪莉莉玩捉迷藏,而莉莉才能教哥哥拉小提琴。”说完小萝莉微微一笑,眼睛眯成一条缝,婴儿般柔软的皮肤因为高兴蒙上了一层粉红的红晕,炯炯有神的眼睛看着他,长长的睫毛像两把小刷子。

红毛愣了一会,勉强的摆出一个笑容,回应小萝莉的热情。

“原来自己是孤儿啊…”

眼前又是一黑。

等他睁开眼睛,满是一片灰暗,而灰暗下是一片火红的树林,风吹过,金红的叶子如同断了翅膀的蝴蝶,旋转着最后落在地上,被掩埋,最后腐烂。

远方树下有一个红色的身影,挥舞着她的手臂,耳边的声音越来越明显:“哥哥快来抓我啊~”红毛身体不受控制的去追逐,小萝莉在树林中穿梭着,一袭红色风衣,灼烧着他的眼睛。

眼前又是一黑,红毛已经习惯了。

等光明恢复而来,自己把手中一个精美的盒子递给了小萝莉,小萝莉拆开包装盒,是一个木盒子,小萝莉小心翼翼的打开,而一个芭蕾女孩从盒中站了起来,随着音乐翩翩起舞,小萝莉高兴的搂住他的脖子。

画面又一转,发现自己站在厨房的窗前,外面则是倾盆大雨,电闪雷鸣,柔软的暖黄色灯光,厨房里香喷喷的食物,而耳旁的小提琴声不绝于耳,男人女人高兴的谈着话。

他转过身走到那个台钟前,上面的时间是23:59

红毛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了,他想阻止这残忍的一切发生,但他的行为已经不受他的控制了,他就像暂居这个肉体的寄生灵,只能用第一人称视角体验着这一切。

“铛铛铛…”死亡的钟声响起,所有的灯光都在此时熄灭。他不受控制走到二楼,把阁楼的楼梯打开,爬了上去,拿到一旁的手电筒在寻找着什么。“看来还是逃不开啊。”红毛听到女人来到了二楼。

没有一点声音,变态的小丑带走了那个女人的生命。

厚重的马丁靴在地板上发出沉重的声响,小丑打开后门,脱掉了雨衣,慢慢的上楼,手中拎着沉重的斧头,走进了那个女人进去的房间。

仿佛是红毛的的意念起了作用,他找东西的动作一愣,放下了手电筒打开地板上的门,爬了下去,来到了二楼,他慢慢靠近卫生间,从门缝里看着卫生间里的场景,仿佛被吓到了,怎么也迈不开步子;血液蔓延到脚下,他看到小丑在注视着他,他立马跑到楼下的厨房里,他看着小丑一步一步的从楼梯上下来,仿佛在搜索着猎物,此时男人从客厅里出来了,看到这个诡异的人,还没等他发出声,斧头已经落在了他的锁骨处,他用双手用力的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他就这样看着,等小丑把他藏匿到钟里,小丑又提起斧头踱步往楼上去,他趁这时,跑到钟前把钟打开,男人摔了出来,血液浸泡着他的鞋子。

男人呻吟着,痛苦着,痛哭着。

他叫他去救她。

他连忙跑上楼,却发现为时已晚,他看着小丑把她美丽的双腿卸下。

他看到小丑注视着他。

他慌了,他冲出房屋,身后的马丁靴脚步声仿佛一直跟着他,追逐着他。

他跑到精疲力竭,而双腿像是消失般,没有了半点知觉,一直像这样奔跑着,摔倒了又站起来,不断的摔倒,不断的站起来。

最后站在山脚的他看着那栋房子冒着火光,滚滚的浓烟在天际边蔓延开来。

雨水和着他的泪水滴在地上,被泥土吸收,让大地感受着他的痛苦,他的悲伤。

他跪坐在地,不断的哭喊着,雨越下越大,仿佛也能感受到他的悲伤,他歇斯底里的哭喊着那几个人的称谓。

妈妈,爸爸,妹妹……

雨不断的下着,冲刷着,带走了他的过去。

带走了关于过去的记忆。

但现在他找了回来。




下一章就会完结。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