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不想摸鱼填坑产粮,不要浸我猪笼

Black Blood Ⅰ刑侦/悬疑

P26(再次的告白)

贺天心怀踌躇,拿出手机拨打那个熟悉的电话,那边很快就接起来了,听着清明的声音,贺天也不禁微微一愣:“还没睡吗?”试问中带着些许颤抖,仿佛做错事的孩子在祈求原谅。

“没,刚睡醒,想睡回笼觉却怎么也睡不着。”那边的人轻笑一声,贺天听着那人的笑声也不知不觉的弯起嘴角,眼里满是一片光景。

“能不能到老地方一聚。”贺天那饱含磁性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到红毛耳朵里,红毛抬头看了看墨色的天空,过了一会,叹了口气,仿佛是妥协了什么事一样回答了贺天:“嗯。”

风不要命的往车里跑,吹着两人的脸庞,一张黑色的车和一张红色的车在马路上奔驰,都朝着同一个目的地驶去。

两人看着昏黄的路灯,各有所思,经过隧道,经过交叉路口,经过红绿灯,光风霁月,他们终究是会相聚的。

红毛找了个地方把车停好,漫步在深夜的体育场内,所有的一切都保持着原样,都如那晚一样,同样广袤的星空,同样白净如雪的月光,但心境早已不同。

贺天看到红毛一人在塑料跑道上,单薄的背影在月下让人十分想从背后紧紧的抱住他,吻他。但他想了想,他不能,也………不敢。

多么可笑对吧,居然也有让他不敢轻举妄动的人,居然能让他怂成这卵蛋样的人,这就是他最爱的人啊。

爱情就是这么操蛋。

能让再凶猛的豹子也能变成大猫。

能让单纯的人也变得步步为营。

能让冷淡的人变得热情如火。

看,这就是爱情。

陷入爱情的人在两种极端里转换着。

一次又一次的轮回。

红毛感觉到了贺天,转身来看着他,他似乎很憔悴。“有什么事吗?”他问到。贺天微微张了张嘴,但却没说话,又往红毛面前走了几步,用手挠了挠头,红毛被他的举动给逗笑了。

“没事我走了啊。”红毛看着贺天半天也没说句话,作势就要走,还没等走出去一步,手就被贺天紧紧的拉住:“我不能再放你走了…”他愣住转身看着贺天,贺天低着头看不出表情,声音中仿佛在隐忍着什么。

“你说什么?”红毛呆呆的看着贺天。

“我说,我爱你啊,我不能再放你走了!我已经悔恨了五年,我不想悔恨一生!”贺天抬起头看着红毛,眼眶已经红了一圈,声音沙哑的说出这句话。

“贺……贺天,别开玩笑了,我可没有心情陪你玩替身游戏………”红毛略微皱了皱眉。“我是认真的,我爱的是你!不是他娘的见一,是你!!”贺天眼睛里充满血丝,浑身都在颤抖着,抓着红毛的那只手不禁用了用力,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场内。

“贺天…老子真是服了你了。”红毛低头笑了一声。

“老子算是栽你手里了,就他妈再赌一次吧,输了全部,我他妈也认了。”他转过身回抱住那人,嘴里呢喃着,眼眶里也溢出泪水。

真是要死了。

“我们重新开始吧。”贺天紧紧抱住红毛,感觉着他身上的气息。

同样的地方,同样的场景,同样的两个人。

没办法,再告白一次吧,就像五年前那样。

“贺天,我爱你。”

“我也爱你。”

唇齿间,是舌与舌的纠缠,然后一切归于平静。

贺天习惯的咬了咬红毛的下唇。

红毛习惯的舔了舔贺天的嘴角。

这种习惯,也算另一种最深情的告白了吧。

In my dreams,
我的梦里,

I feel your light,
有你的光芒,

I feel love is born again,
爱再次绽放,

Fireflies,
萤火虫,

In the moonlight,
在月光里,

Rising stars,
如闪烁的繁星,

Remember,
还记得吗,

The day,
在那一天,

I fell in love with you,
我迷恋上了你。

评论(1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