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不想摸鱼填坑产粮,不要浸我猪笼

山上的白色房子 恐怖/悬疑/惊悚

P11(下一个就是你)

红毛此时只觉得身在冰冷的湖水中浸泡着,四肢被冻住,开始发麻,每做一个动作都觉得无比的吃力,冷汗从额头上慢慢滑落,连呼吸都在隐忍着,生怕惊扰到什么。

他们会死在这。

这屋里发生了许多无法解释的东西,还有一个戴着小丑面具的变态杀手!

贺天接过他手中的画,兴许是被这种无厘头的感觉压制久了,突如其来的怒火让他把手中的画给揉成一团,拉着红毛跑到门口,用力的砸着大门,可大门依然纹丝不动。

“贺天,你说我们会不会死在这。”红毛用颤抖的声线对贺天说到,贺天听到微微一愣,停下了自己疯狂的举动,把红毛揽到怀里,在他脑门上留下一吻:“不会的,我们会出去的,他们一定会来找我们的。”语气在强装镇定,可颤抖的双手暴露了他,他想压住,却发现内心的恐惧怎么也压制不住的。贺天抬头看着天花板,抚摸着红毛的脊背,试图平息自己那急促的呼吸和放松自己全身绷紧的肌肉。

“对了,那个小女孩!!!”红毛突然挣脱开贺天的怀抱,眼里尽是慌乱;“听我说!!这里没有什么小女孩!一切都他妈是假的!”贺天紧紧抓住红毛,可红毛还是挣脱来了,跑到楼梯口,刚踏上台阶,就发现一侧的走廊里,那个男人的尸体不见了。

红毛慢慢后退,撞上背后冰凉的墙壁,随即像是疯了般往楼上跑去,当爬到二楼的楼梯口,正对着楼梯口的房门被慢慢打开了。

“哥……哥…”

一个小女孩往门口缓慢爬行,下半身满是血污,口中还不断有鲜血喷出,一张一合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一股一股涌上来的鲜血堵在喉咙中,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

而女孩身后有一个背对着红毛的人,手里摆弄着一个暗红色的盒子,等他打开,音乐一泄而出,一个穿着芭蕾舞裙的女孩从盒子里站起来,随着音乐旋转,那人闷笑了两声,慢慢转过头来。

夸张的小丑面具如同长在他脸上一般。

贺天追了上来,看着站在楼梯口的红毛愣怔着,他顺着红毛的视线看过去,正好对上了那个小丑的目光,空洞无神。贺天一把拽起红毛就想往楼下跑去,可两人刚转身,身后便突然出现一股力量把两人从楼梯口上推了下去,贺天下意识的抱紧红毛,在摔落,翻滚中,身体不断与地面撞击,最后停下,全身的骨头仿佛散架了一样,地面的冰冷让他有种坠入冰窖的感觉,但这样也不能让他移动分毫,脱离这冰冷的地板。

经过一系列翻滚,红毛头晕的不行,而全身也是疼痛不已,所有骨头都在叫嚣着。他想挣扎,却发现全身像是被什么压制住,而喉咙也被什么堵住,什么声音也打不出来。恍惚间,像是一个黑色的人影从楼梯上走了下来,身材娇小,模糊的视线给她增添了一层黑色的面纱,黑夜给予了她纯粹的黑色礼服。

他知道她是谁了。

女孩轻轻凑到红毛面前用手晃了一下,如同在和红毛玩耍一样,随后发出嘻嘻嘻这样骇人的笑声。

女孩从袖口抽出一把小刀,毫不留情的插到红毛的腹中,血随着刀子的慢慢退出,像破了口的玻璃杯,鲜血慢慢流淌出来,是漂亮的玫瑰色,带着温暖的温度。

女孩触碰到红毛的鲜血,不禁发出一声赞叹:“好温暖啊…”然后凑到红毛耳旁调笑道:“下一个就是你哦~温热的尸体。”

贺天身体不能移动,躺在一旁的他看着那个模糊的黑影蹲在红毛旁边不知道在做些什么,他第一次感到如此的无能为力。

想着想着,眼皮越来越松懈,最后把绝望的眼神隔绝在眼内,关闭上与这世界唯一相通的道路。

红毛任凭着温热的鲜血带走他的生命,自己却做不出丝毫阻止的行为,慢慢陷入了梦魇之中。

年少的男孩从屋子内夺门而出,不要命的奔跑在树林中,漆黑一片,没有什么能给这个男孩指引方向,月亮被乌云笼罩,星辰被雨雾笼罩。雨滴不间断的冲刷着他身上被灌木丛划破的伤口,松软的泥土粘上了他那双染着鲜血的鞋子。

留下一个个脚印。

留下一个个致命的印记。

一场大雨,林中所有的活物除了他,仿佛都被雨水带走了。

跑啊跑啊…

在黑暗中没有尽头的奔跑着。

最后淹没在绝望之中。

在噩梦中一次又一次的轮回。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