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有时候真的很寂寞

Black Blood Ⅰ 刑侦/悬疑

P25(梦醒)

红毛睁开眼睛,脸上的泪迹像是一张面具,困住他的脸颊,让他连做个表情都显得有些僵硬;他起身坐在床上看着四周被窗外路灯照得发黄,像极了那不堪的过去。

“呵,真他妈的没出息。”红毛揉了揉脸,瞥了眼一旁的闹钟。

才两点多,还可以再睡会。

红毛又躺下去,而后脑冰凉的触感让他又坐了起来:“靠,居然会像小女孩一样哭湿枕头。”下床去衣柜里拿了干净的枕套换上,睡意也没了,撸了两把头发,拿了一罐冰啤到阳台上,吹着风,仰头一饮而尽。

远方的马路上依然有几辆车慢慢前行,之后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

贺天盘腿坐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指间夹着一支香烟,烟雾飘渺,他眯了眯眼,看着外面城市的一片灯红酒绿。一旁的烟灰缸里都是满满的烟蒂,漆黑的房子里只有靠窗外的灯光作为整间屋子里唯一的光源。

音乐在这空荡荡的房间里翱翔,这是唯一能给贺天一点慰藉的东西了。

他窥视着这座迷人的钢铁森林,那五颜六色的光芒吸引着不同的猎物,而正真的猎人则是躲在黑暗中,观察着这一切。

他已经不知道度过多少个这样的夜晚了。

太孤独了。

那晚他应该拉住红毛,不要让他走,大声的告诉他,他爱他,可那时让愤怒占了上风,他让他走了。

年少的他,因为不肯先低头,因为胆怯,因为幼稚,因为他那愚蠢的自信心,放跑了他最爱的那个人,伤害了他最爱的那个人。

“I say I want to settle down,
我嘴上说想与你共度一生,”

“Build your hopes up like a tower,
把你所有的心愿吹捧地像塔一般高,”

“I'm giving you the run around。
给你的却只是路过的风景。 ”

愚蠢的自信心让他以为他能掌控全局。

直到他在医院里朝着红毛冲动的说出那个字,他终于知道他有多愚蠢了。他看着外面的暴雨,看着那个瘦小的身影冲进雨中,心中一紧,让他难以呼吸。

他追了出去,而人早已消失在雨幕中,不见踪影,他像疯了般呼叫着红毛,却无人回应。雨滴拍在他身上,疼痛不已。心疯狂的跳动着,像是要跳出胸腔一样,而胸腔在不断起伏着,想安慰住那跳动的活物。

慌了不是吗?

两个小时后他在家里发现了红毛留下的钥匙。

六个小时后他收到了红毛发来的分手短信。

那时他才意识到,结束了。

梦该醒了。

“I'm just a lost boy。
我只不过是个迷路的孩子,迷路的孩子






字数不够,歌词来凑~o(*////▽////*)q

评论(8)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