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有时候真的很寂寞

山上的白色房子 恐怖/惊悚/悬疑

P10(猎杀之夜二)

红毛颤抖的手一次又一次的抚摸着那弯弯曲曲的字体,墨水也有不少沾到他的手指上。

“哐当!”好像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两人先是面面相觑,沉默了一阵,寂静得仿佛空气都要凝固了。“我上去看看。”贺天打破了这一时的寂静,“别!我跟你去!”红毛紧张的看着贺天,拉着贺天的手指也不禁微微用力,像是在坚定自己的立场;贺天神色复杂的看着他“嗯。”

“吱呀…吱呀…”地板下的老怪物又在呻吟着,仿佛他们两人踩在他们的背上,老化的脊椎也随时可能坍塌断裂。

“嘻嘻嘻…”一个小女子的嬉笑声穿过回廊,一阵风从两人身旁刮过,就像有个小女孩从他们身旁跑过,贺天不禁搂紧了红毛。“啪嗒…”他们身后的门开了,是一间杂物间,腐烂的霉味在空气中弥漫,灰尘在打开门时被气流卷带起来,飘入两人的鼻腔,让他们的鼻子都不怎么舒服。

熟悉的感觉又涌上心头,一个温柔的女声在耳旁响起,轻轻哼唱着,仿佛在催眠即将入睡的婴儿。红毛走到角落发现有一把破旧的白色木头摇椅,此时摇椅上已经布满了黑斑和大大小小的虫眼,而地上零零散散的分布着一些黑色的虫的尸体,风干后如灰般,轻轻一碰都散了。

红毛慢慢蹲下,指甲一触碰到摇椅,眼前突然变得一片漆黑,然后远处便有一个光亮的圆点,慢慢的变大,展现在他眼前,像老式胶卷电影版,暗黄色的画面可以看到天空满天飘落下来的落叶,耳边可以听见咔嚓咔嚓,鞋子踩在落叶堆上的声音,女人轻轻的笑着,坐在摇椅上,轻轻的摇动着,红毛感觉到他躺在那个女人的怀里,怎么也不能动,只能听着这空灵的歌声,困得不行;咔嚓咔嚓的踩叶子声也停止了,摇椅突然重了一点,他感觉到那个人也被女人抱在怀里,飘渺的声音是她们在对话。

“妈妈你偏心哥哥…”
“说什么傻话……过来妈妈也抱着你…”
“莉莉想和妈妈爸爸哥哥一直在一起……”
“莉莉可不能一直待在父母身边哦……哥哥也不行……”
“为什么……”
“……因为………”

红毛想开口,却怎么也发不出声,只能通过仅睁着的眼睛看着那满天的落叶。

“真的好温暖……”

眼前一黑,红毛睁开眼睛看着四周,还是在那阴暗狭小的杂物间。

手机电筒的灯光暗了不少,眼看快熄灭了。“贺天,我们下楼去厨房里找找有没有蜡烛,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红毛起身拍了拍灰,对贺天说到,后者点了点头。

下去之前贺天还留了个心眼,拉着红毛去浴室看了看,打开门,发现什么都没有,这也让红毛微微松了口气。

两人来到厨房,往窗外看去发现又开始下着雨,雨滴拍打着玻璃,让人心里兵荒马乱。

灯光已经弱得不行了,两人快变成睁眼瞎了,好在红毛翻腾着壁橱很快就发现了几只蜡烛,点上温热的火光让人安心不少。

“不对劲…”红毛突然发现一件事,贺天被他弄得一愣:“怎么了?”红毛看着走廊尽头的那个大大的台钟,手上抬着蜡烛往前照了照:“没有钟摆的声音了”尽管这样,烛光还是没有照到台钟。

是的,此时屋内寂静得可怕。

红毛拿着蜡烛往前慢慢走去,烛泪慢慢淌下,仿佛个哭泣的姑娘,还没等流到红毛手上,就已经干涸凝固了。

“滴答滴答…”什么液体一直在滴落。

等他和贺天看清后,不禁倒吸了口冷气,台钟周边到处都是血污,而台钟的底座下面露出一只手,指尖上的血滴在地板上,形成一个不小的血泊。

看地上的血渍是从客厅延伸到钟这里的,仿佛有什么流血的那人被移动过。

两人喉咙都发不出声音,口袋里的手机掉落在地,巨大的响声仿佛把那只手的主人给叫醒。

钟摆的门打开,一个只有/上↙半#身的男人爬了出来,两人的腿仿佛灌了铅,沉重无比,不可移动分毫,只能看着那个男人爬到红毛面前。抓住他的一只脚,口里模模糊糊的说些什么,鲜血不断的涌了出来,沾染了红毛的裤腿,近了,才听清男人说:“快去救………咳咳…救…你妹妹……快……头也不回的离开这……”只听男人说完,便倒下。

这时楼上传来一阵阵脚步声,两人扭动僵硬的脖子抬头看,发现一个穿着工装裤,带着小丑面具的人从走廊走过,小丑仿佛也看到了楼下的两人,向他们投来一个惊悚的微笑。

红毛愣怔的往后退了几步,撞上了身后的贺天,而脚上也踩到了东西。

又是一幅画。

画中一个男人被小丑用斧子砍断了下肢,而远处有一台大台钟和一个红色的人形玩偶,还有一个细小的细节,红色玩偶的脚踝处也还有个血色的手印。

画背后依然有一段话,依然是那扭扭曲曲的字体。

“哥哥,我想和你玩捉迷藏。”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