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有时候真的很寂寞

Black Blood Ⅰ 刑侦/悬疑

P24(回忆二)

有些东西总是那么奇妙。从小受舅舅的影响,红毛的梦想是当一名像舅舅那样出色的刑警和犯罪心理学家。

他承认那时的他太自私了。

成绩本不差的他在舅舅的鼓励下,脑子一热,在那时瞒着贺天把托福给考了,然后参加了ACT考试,然后向美国的那所高校申请了留学。

过后,他心里想着:如果没通过就陪着贺天留在国内发展,如果通过了………

那时他才突然意识到如果过了,这是对贺天是多么的不公平;他开始后悔了。

可纸始终是包不住火的。

在贺天玩弄红毛的电脑时,ACT考试结果刚好发了过来,贺天很生气。

他们爆发了激烈的争吵。

他在贺天的大声质问下,也急了,本来想和贺天好好谈谈的心情也没有了,心中也埋着一团怒火,所有的负面情绪都迸发出来,冲动的情绪促使着他把心中最底层的疑问翻出来。

那时他定定的看着贺天的眼睛“贺天,你他妈和我在一起是因为见一吧,就因为我在某些地方像他,你把我当成他的替身,对吧。”这个问题脱口而出,他想看到贺天立即否认,可他看到贺天仿佛松了口气般,微微张开口“是。”

他也不知道他怎么从贺天家里出来的,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他感觉胸腔里的那个活物快爆炸了,痛苦不已。

江边微凉的风声呼呼的吹打在他的脸上,仿佛再说“看吧,那个男人心里从始至终爱的都是见一,只有你这个傻逼在一样情愿,那个人只不过是把你当成替身而已。”

那个是字紧紧的烙在他的心里,无论何时想起来,心都如刀割。

风慢慢把他的脑袋灌热,让他发了烧,在医院一躺就是三天。

等他回到学校,所有的东西都还一样,可他们之间的羁绊仿佛就这样断了,两人没有谁真正说过分手,但两人都回到相识彼此之前的生活。

互不相干,互不相扰。

他真的很爱贺天,他想只要贺天开口挽回他,他愿意和贺天重新开始;他已经陷得很深了。

日复一日,他看着继续和见一展正希打闹的贺天,心慢慢冷了下去,他只不过是贺天生命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过客。

而贺天也给了他逃离这一切的借口。

那天终于来到了,见一用纸条把他约到了偏僻的楼梯间,红毛看着见一心中也不免开始有点烦躁。

“什么事。”红毛看着窗外的操场。

“小红毛和贺天怎么了?”见一皱着眉头。

“我他妈和他怎么样轮不到你来管吧。”红毛心里一想到贺天喜欢见一这件事就火大,而曾经的好兄弟变成了情敌,心中怎么也不好受。

说完他就往楼梯走去,却被见一紧紧拉住:“你应该和贺天谈谈……”那时他绝对是脑子坏了,他用力的甩开见一:“你他妈以为你是………”他感觉到那个物体失去重心,听到见一的惊呼,随即而来的是一阵闷响,等他回过神来,见一已经倒在楼下了。

他飞快的跑到楼下,血迹开始慢慢从见一头部开始渗出,他不知所措,颤抖着掏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

天空开始阴云密布,雷声从远方延伸过来,仿佛在悲鸣着这一切。

他呆滞的看着急救室的灯,身后紧急的脚步声传来,是贺天和展正希。

贺天揪住他的衣领,质问着他,展正希想把贺天和他分开,却没成功。

而他的心在此刻,可能是真的是死了。

“滚!”贺天用厌恶的表情看着他。

他被贺天厌恶的表情刺痛了,低着头不敢再看贺天,慢慢往后退了几步转身飞快的跑出了医院。

医院外是倾盆大雨,整个天仿佛漏了个口子,他头也不回的冲进雨幕中,他想逃开,大雨洗刷着他,他的心在下雨,眼睛也在下雨,酸楚的感觉淹没全身,化作一潭深水。

手机响了,他接起电话,电话那头通知他被录取的消息,他仰天苦笑,回复对方后,用手机查了查去美国时间最近的一架航班订了之后,然后往贺天的公寓走去。

他突然发现自己的东西,一个旅行箱就可以装完,收拾完,换了身衣服,拎着旅行箱先在门口,一起生活过的画面如走马灯一样在眼里走过,最终回归寂静。

他把钥匙放到鞋柜上,关上了门。

拖着旅行箱搭上了的士,他在赶往机场的路上给展正希打了电话,让他帮忙给见一传达一下他的歉意,并把见一的医药费给处理妥帖了,然后他对展正希说了很多,他很感谢他们能在高中这几年里做他的朋友,虽然他这个朋友特别差劲,话语间不禁有点哽咽,而那头的展正希只是静静地听着他诉说,良久后展正希轻轻应到,让红毛安心的挂了电话。

过了安检海关,他坐在候机大厅里,看着起起落落的飞机,雨变小了,变成了绵绵细雨,拍打在玻璃上,天空暗了下来被远处的城市照得发红发紫。

他给贺天发了条短信,果然分手这类字眼还是要他来说啊,贺天真他妈是个懦夫,玩他啊,不过自己也没有资格说贺天,自己也是个懦夫,只敢用短信这种胆小鬼的方式,连一个电话也没有勇气打过去。

已经开始登机了,他发完短信把微信上,QQ上关于贺天的联系方式都给删了,然后把电话卡扔在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红毛找到座位坐下,戴上耳机,歌曲回荡在脑内,看着舷窗外,慢慢离开地面,眼角慢慢有泪水滑落。

That you walked away and opened up my eyes,适应你的离开,使我看清事实;

Now I see that I have been wasting time,而现在我明白我自己一直在浪费时间;

I had a picture of us painted in my mind,
我的脑海中描绘一幅我们的美丽画面;

Now it's fading and there was nothing left to do,而它的色彩正在褪去,我却无能为力;

Letting go, cuz I know,放手吧,因为我知道;

we were only half way there,我们只走了感情路的一半;

Eventhough we were close,即使我们曾经那么亲密;

I was holding on just long enough to know,我坚持得足够久到我明白;

I should be Letting go,我应该放手。

高三上学期,他和贺天分手了。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