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不想摸鱼填坑产粮,不要浸我猪笼

山上的白色房子 恐怖/惊悚/悬疑

P9(猎杀之夜一)
一个女人从客厅里出来往楼上走去,仿佛没有看到他似的。

看动作可以知道她很高兴。

可等女人没上去多久,整个房子的灯又熄灭了,所有一切又回到那个灰暗的小屋,没有光亮,只有阴森的空气环绕着你。

红毛转身看了看窗外的天空,原本皓月当空,却变得阴云密布,之前靠着月光才看得清一点东西。现在才是真正的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中。“贺…贺…贺天…”红毛用沙哑的嗓子试着叫了叫贺天,声音像是几年没说话一样,但过了半晌依然没有人回应,他有点慌了。

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局限的光线让人感到黑暗里都蹲坐着嗜血的怪兽,增加了红毛不安的情绪,同时也让感官变得更敏感。

“吱呀…”踏上楼梯,老化的木头地板发出呻吟,这让红毛顿时起了些鸡皮疙瘩,脖子更是麻木不堪。“贺天?”他清了清嗓子又叫了一声,依然没有回应,手开始微微的颤抖着。

来到二楼,红毛看到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里露出丝丝光线,发出哗哗哗的水声;疑惑和不解缠绕着红毛的大脑。2

“有人吗?”声线带着的颤抖完全暴露了他此时的心境,过了半会,见没人回答,他慢慢握上金色的门把手,扭动。

“喀嚓…”门被慢慢推开,浴帘后的淋浴器开着,水不断的往下坠落砸到地上,然后顺着地上的沟渠流入下水道;可红毛看到红色的液体也顺着水流到了沟渠里,而没被水所及之处,暗红色的血液仿佛给地上光滑的瓷砖铺上了厚厚的地毯;而一个黑影在地上,动也不动。

红毛立马拉开浴帘,他以为会是贺天。

但他看到了他这辈子都难以忘记的画面。

女人的头颅被彻彻底底的‖砍|了下来,四肢被绑在一起,腹部胸部高高的挺起,形成一个章鱼形状收紧触手的样子。

血液慢慢流到红毛脚下。

他慢慢往门外退去,此时的他大脑一片空白,四肢发麻,腿发软,张着嘴,想说什么,却半天发不出半声。

“铛铛铛…”楼下的大钟响起,红毛半跑半爬的来到楼下,走到那个钟前。

00:00

这仿佛宣誓着什么的开始。

“贺天………贺天……”红毛跪坐在钟前,崩溃的大声叫喊着贺天的名字。

“怎么了!!”贺天听到红毛的声音急匆匆的从楼上下来就看到红毛跪坐在钟前,“发生了什么?”他从地上把红毛拉起来抱住,发现红毛抖得厉害,便轻轻拍抚着他的背。

“贺天,你他妈去哪了!!我叫你怎么不回答!我差点以为你死了!”红毛紧紧抓住贺天的手臂,贺天皱了皱眉,随即展开容颜温柔的安抚着红毛。

“我一直在楼上,而且我也没听见你叫我。”贺天说完这句话,红毛猛的推开贺天,贺天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不对,这件事,不对……”红毛呢喃着,贺天也有点急躁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贺天,二楼尽头的浴室里有尸///体。”红毛用坚定的眼神看着贺天,贺天有点不知所措:“可我检查了没有啊……”

“嘻嘻。”突兀的小女孩声在屋里回荡,而从二楼飘下来一张画纸,同样的画风,但内容不同,画面上是一个小丑用锯子磨一个女人的脖子,鲜血染了一地,而血慢慢淹到门口,可以从虚掩着的门看到一个红色的小人站在那里,观察着这一切。

而在画背后,有两句话,字体也是弯弯曲曲的。

“难道你感受不到被分割的痛苦吗?”

“我恨你!”

评论(10)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