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有时候真的很寂寞

Black Blood | 刑侦/悬疑

P22(他们是无辜的?)
红毛睁开眼,闻到那股子消毒水的味道,不用脑子想就知道他在医院。迷迷糊糊的他用手在被窝上摸索着,突然摸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把他给吓了一跳,还没等他起身看,只听那个毛茸茸的东西动了动:“醒了?”

是贺天。

那人睡眼惺忪,眉眼间的慵懒让人不禁醉了;红毛看了个呆,过了半天才把手收回来,故作镇定的问:“犯罪嫌疑人怎么样了?”贺天坐直揉了揉眼睛:“保外就医,我把他小腿骨给打断了。”

红毛目瞪口呆:“那枪是你放的?”贺天整理着皱着的上衣,漫不经心的回答:“嗯。”

红毛没有在意贺天的回答,倒是发现了贺天脸上的创口贴,恍惚间摸上了贺天受伤的脸庞:“你脸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贺天被红毛的动作弄得微微一愣,随即仓惶掩盖,躲开了红毛的手:“没事。”

红毛看着贺天飘忽不定的眼睛,和他躲开的动作,心中一紧,突然间有点喘不过气来。

心还是痛,不是么。

自己放不下,不代表别人放不下。

伪装了已久的不在意。

原来伤的还是自己。

把自己封闭起来。

伤的还是自己。

一直别扭着,在意着一些不堪的过去,拒绝着他。

伤着的,依然是自己。

贺天绝对不是个有耐心的人。

这点他还是知道的。

红毛低头苦笑,贺天恰好看到红毛苦笑的表情,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像做错事的小男孩,惶恐不安;红毛不再说话,起身去卫生间换好衣服,刚好小柯也来了,带来了一些资料,他拿着资料对贺天说道:“那个…我和小柯先去看犯罪嫌疑人…你先回家休息一会吧…”

贺天看着红毛:“嗯…”他眼中有太多他看不懂的东西。

红毛在小柯的带领下去看了犯罪嫌疑人,已经醒了,不过他还是拒绝做口供,所有人都轮流上阵了一番。红毛在外面观察者那个男人,无论问什么他都不开口,眼神飘忽,他在逃避。

红毛揉了揉太阳穴,推开审讯室的门进去。

“你很喜欢动物的吧,不然你也不会那么讨厌虐待动物的人。”红毛坐在他面前,用圆珠笔敲了敲桌子,试图让男人集中精神回答他的问题。

男人听到红毛说话,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又低下头,什么也不说。“你很喜欢猴子吧,不然你也不会在猴山旁卖动物的食物给游客投喂猴子,这可是很多人做不到的,能与自己喜欢的事物一起生活工作。”红毛轻声谈笑道,男人还是有在听红毛说话的,抬起头,看着红毛,眼神不再飘忽不定:“谢谢。”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来他们副队虽是空降兵,但还真不是吃素的,能力不可小觑。

红毛看着男人的眼神和面部表情,情绪稳定;“你杀了林楠,王志强,还有一名动物园饲养员,对吗?”红毛语气开始强硬起来,质问道。

“呵呵,对。”男人发出渗人的笑声,红毛皱了皱眉:“你杀林楠是因为他虐待猴子,你杀王志强,是因为他把猴子卖给猴脑餐厅,你杀了饲养员是因为,他把出生的小猴子走私给王志强,对外谎称小猴子夭折,但是,你为什么要绑架那些孩子,他们是无辜的!”红毛用略微激动的语气质问着面前这个变态杀手。

男人笑了,他用嘲讽的眼神看着红毛,发出一阵讥笑,仿佛在嘲笑红毛的无知似的。

“他们是无辜的?他们是无辜的!”男人反过来质问着红毛,让他忽然不知所措。“他们是无辜的?他们是无辜的?男人一直重复着这个语句,甚至激动的拍了拍桌子,然后使劲凑到红毛面前又问着这句话。

两名刑警连忙进来推着他的轮椅从审讯室里出去,而红毛也走出审讯室,同事们上前来为他欢呼,庆祝这个案子结了,而他脑海里依然回荡着那句话。

他突然想去动物园看看。

红毛拒绝了同事们庆祝的请求,回家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开着车前往了动物园。

红毛买了票,进到园区,看到笼中蔫蔫的动物,心情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描述。

他来到孔雀园,他看到一个小孩子,手里拿着食物诱惑着不远处的一直孔雀,而孔雀警惕的在附近徘徊着,不敢贸然上前。

小孩子看着孔雀半天不过来,笑了笑把手往里面伸了伸,孔雀在犹豫着,最终还是慢慢的朝这边走来,刚想啄取小孩子手中的食物,就被小孩子抓住一支羽毛,拔了下来,孔雀叫了一声,迅速跑开藏到角落里。

红毛注意到那只孔雀尾部的羽翼已经有点稀疏了,开始有掉毛的现象了,估计过不久后要么被群体排挤,被啄死,要么绝食而亡。

小孩子把羽毛拿到父母面前炫耀,而父母只是瞥了一眼,什么也没说。

而孔雀园的管理员也不见踪影。

当红毛离开孔雀园时,在孔雀园外的交叉路口的一个垃圾桶里发现了一支孔雀羽毛。

他们是无辜的吗?

红毛来到虎园,他看到两个个少年在看被高大的围墙困住的老虎,那只老虎懒洋洋的躺着,而少年在朝它大吼大叫,见老虎半天不过来,从地上捡了一个石头,向老虎扔去,只见老虎突然暴起,朝这边冲过来,吼叫着,奈何被高大的围墙拦住,怎么也爬不上来,少年朝围墙下的老虎比了个鬼脸,叫嚣着:“来啊,你抓不到,嘻嘻。”

红毛只觉得着笑声像恶魔一样。

如果没有围墙你还会这么说吗?

谁还记得它也是站在森林食物链顶端的生物。

他们是无辜的吗?

红毛来到化石展,只见一个小孩叫嚣着要展馆门前得一个一米六的积木霸王龙,而他的母亲正一脸尴尬的劝诫着小孩,谁知道,小男孩突然穿过防护栏,一脚就把门前得积木霸王龙给踢到了,积木散落一地,向他母亲大吼大叫,哭闹着:

“你个贱人!你为什么不给我!”

而人家的心血就这么被毁了。

他们是无辜的吗?

他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但他也想笑,那个人终究是个疯子,世间傻/逼那么多,他太过在意,也变得不人不鬼,走上这条不归路。

傻/逼的意义除了生活中偶尔恶心下其他人,到最后,恶果还是要他们自己尝的。

别忘了大自然给予我们的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

不是肉体上的劣质。

而是精神上的劣质。

思想上的劣质。

猴子杀手·完

半夜写的,写到一半没保存,又重新写,没了耐心,思绪也挺混乱的,塞的东西太多,可能意思有点模糊,对不住大家了,最近受了点刺激,抱歉。

孔雀那个我是确实看过新闻。你们一搜孔雀被拔毛,就会有。

扔石头那个我亲眼在动物园里看见过。

模型被推到,你们还记得微博上那个疯狂动物城的尼克和朱迪的模型吗?

很抱歉给大家带来负能量。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