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有时候真的很寂寞

山上的白色房子 恐怖/惊悚/悬疑

P7(探)
一吻结束,两人都喘着气。

“贺天,我必须到房子里看看。”红毛看着贺天的眼睛认真的说到,贺天摇了摇头:“不行,我们应该回去了。”说着就搬出行李箱打算收拾东西。“可是,贺天,有个小女孩已经来找我了……”红毛懊恼的抱头坐下,“什么?小女孩?!”贺天诧异的看着红毛。

“刚才,我在楼梯上,我看到她了,她说要带我回去。”红毛回想着刚才的情景:“下次,就不会是从楼梯上摔下来那么简单了…”

贺天过去抱住红毛:“那个小女孩是不是穿着一件红色的风衣…”红毛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贺天:“你也看到了?!”贺天闷声应到。“所以,我应该去看看。”红毛恳求贺天。

“没有商量,不行,明天我们就离开这!”语气是何等的坚决。红毛突然气不打一处来,挣脱开贺天的怀抱:“你他妈凭什么管我!你以为你谁啊!我信任你才和你说的!你现在一定觉得我他妈就是一疯子对吧,一天胡言乱语,神经兮兮,要回去你自己回去!”红毛说完摔门而出,留下贺天一个人楞在房内。

风从窗子窜进房内,带来一首歌谣。

卷带着一片片落叶,映射着泛黄的回忆。

尸体遗弃后;

萎缩和风干;

形体发生扭曲;

冤魂便是愤怒的表现…

贺天感觉耳边稚嫩的声音在回荡。

把他带到了一个泛黄的记忆碎片里。

他看到一个小女孩躲在衣柜里,看着房门,仿佛在和谁玩捉迷藏,激动和紧张的心情从她不断揉着的衣角和脸上的笑容就可以看出。

“吱咋…”房门被推开。

一个黑影进了房间,她高兴的扑了出去,但回应她的不是那人的拥抱,而是染着鲜血的刀子。

是那个小丑!

贺天想起了那副画,一阵惊呼,想用身体挡住刀子,可刀穿过了他的身体,扎在了小女孩的身上,利刃破开皮肤的声音像是从地狱传来的。

等回过神来他依然在房间里,身上早已被冷汗浸湿。

起身就跑到外面寻找红毛。

天已经黑了。

贺天出去问遍了所有人都说没看见红毛,估摸着是一个人去了,他不敢想象失去红毛的样子。

山间小路,一路狂奔。

另一边的红毛则是憋着一股劲,用手电筒照着本不怎么好走的山路,一路向上攀爬。

所有的一切,他感觉都好熟悉,不是因为他来过一次的那种熟悉,而是记忆深处的那种熟悉感,比第一次走时感觉更强烈。

地上的落叶被踩得沙沙作响,风风掠过林梢,猫头鹰在黑暗中盯着面前移动的活物,咕咕的叫了两声。

越来越近了。

白色的屋檐上林立着几只乌鸦,用它们漆黑的眼睛带来死者的注视。

红毛站在门前,踌躇着,最终踏上门前的阶梯,握上生锈的门把手,推开门。

面对一个尘封的过去。




分享欢酹创建的歌单「『Waltz』暗夜束章」: http://music.163.com/playlist/395646366/88634524/?userid=264255913 (来自@网易云音乐)

依然希望你们可以搭配这个歌单食用

可能是半夜码的文,所以有点矫情了。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