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不想摸鱼填坑产粮,不要浸我猪笼

Black BloodⅠ刑侦/悬疑

P21(解救三)
红毛双手微微的举起来,把手中的配枪扔到地上,用脚把枪踢向远方,心想先稳住,再做决定。

可那枪口依然抵在后脑,那头的人也不说话,红毛试着慢慢的转过头,让那冰冷的枪口对准自己的额头,他也近距离的观察到此时那人的表情,并非,自己想的暴戾,而是一脸呆滞,仿佛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亦或者只是对杀人的麻木,如果是后者情况那就完了,他根本不会在意杀了多少人,多一个少一个都无所谓,只是多了一摊烂肉,而他只会被心中那股念引导,直到完成目标。

红毛心中盘算着,怎样脱离现在的险境。

“我知道的痛苦,我懂你的感受,我们都失去了自己的最爱。”红毛尝试着打开他的心扉,但他不敢肯定会对他引起什么副作用。

那人愣了一下,握着枪的手微微颤抖,红毛知道起了作用:“我们曾经都被人在心上开了一道,深深地口子。”那人眼神有了些光亮,随即又黯淡了下去,散发出一股子狠劲,突然用一块抹布捂上了红毛的口鼻,乙醚的味道直冲颅内。红毛心想:“看来起反作用,让他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但至少把命给保住了……”

脑内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眼皮越来越重,后来是幻觉还是什么,他好像听到了一声枪响,随即眼前一片黑暗,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贺天在黑暗中瞄准那人握着枪的手臂,当看到对方放下枪,用抹布迷晕红毛,他就忍不住了,扣动扳机,火药味在空中弥漫,子弹像一头横冲直撞的怪物,钻进了肌肉里,吸食着鲜血。

贺天又开了一枪,正中犯罪嫌疑人的小腿,犯罪嫌疑人一个重心不稳,单膝跪了下来,贺天一个箭步冲上去把猎枪踢远,用手铐立即制服了犯罪嫌疑人,可犯人依然在挣扎,不一会便挣脱了贺天的压制,还没等他一瘸一拐的跑出去多远,贺天又开了一枪在那人大腿上,终于那人双膝跪地,背对着贺天。

“哈哈哈…”癫狂的笑声充满洞穴。

贺天刚要过去,只听那人吹起一阵奇怪的口哨。顿时洞穴仿佛要坍塌,摇摇欲坠,他警惕的看着四周,黑暗中,他看到一群猴子往他这边逃窜过来。

他本能的感觉到危险,连开了几枪,把跑在最前面的几只猴子干掉。

“犯罪嫌疑人已被制服,动物暴动,请求增援!”贺天对那边说到,又连开几枪,猴子看着同伴死去,也不再莽上前去;贺天看了看弹夹,不到四发,当他把子弹用完,那群猴子可能会上来撕碎他。

猴子们一步一步慢慢靠近,贺天慢慢向后退,说什么他也想不到自己会被一群小畜生逼到这种地步,他索性破罐子破摔,把剩下三发子弹赏给了好自己最近的几只猴子,然后用叫把一只弱小的猴子踹到一边,猴子也都一拥而上,贺天用枪柄砸晕了撕扯着他裤腿的三只猴子,一只猴子突然一跃而上,一爪子抓到贺天的脸上,还好贺天此时稍稍后退了一点,不然伤口会更深。

鲜血仿佛酝酿了很久,先是冒出一颗颗血珠,随即汇成一条血流,往下坠去。

“操!”贺天一声暗骂,发现角落里还有一把手枪,估计是红毛的,贺天几步过去,拿住枪转身,发了狠劲的射击,一连发打出去,枪口热得通红。

猴子渐渐往后退,再也不敢靠上前,发出嘶嘶嘶的威胁声。

贺天一转身用枪口指住不远处犯罪嫌疑人的脑袋:“现在真他妈想毙了你,操!”

那人没回声,只是一个人坐在那里傻笑。

救援也来了,猴子见人多便一哄而散,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贺天把枪扔下,往红毛那边走去,看着红毛昏睡不醒,一时不知所措,把他慢慢抱起,往洞外走去,谁知道那个疯子给他吸了什么。

贺天脸上的血慢慢滑落,滴在了红毛脸上,开出一朵血花。



我又来填黑血这个弥天大坑了(〃ノωノ)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