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不想摸鱼填坑产粮,不要浸我猪笼

山上的白色房子 恐怖/悬疑/惊悚


P6(指引)
“嘿,走了!”远处的人群向他们招手,红毛才回过神来,迷迷糊糊的被贺天拉着去集合。

“贺天,我想有些事情和我有关联。”红毛紧紧皱着眉头,从口袋中把早上捡来的画拿了出来,放到贺天手中。

贺天打开画,看了也不禁皱了眉,红毛指了指角落的那个人偶:“贺天,你觉不觉得那个人形玩偶很像我。”贺天抿了抿嘴唇,不可否认那个人形玩偶很像红毛,但他不能说;“没有很像,你想多了。”贺天淡淡的看着一旁的红毛,安抚似的揉了揉他的头发,试图放松红毛,更是放松下自己。

他今天早上看到红毛在白色房子那里,而在他身旁看到一个小女孩,这可能是渔村的小女孩,但他也不确定,他也不想问红毛,但有些问题的答案没有必要弄清楚。

贺天心中盘算着,红毛突然停下来,看着贺天的眼睛:“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会在我身边的对吧,我知道这个问题太tm娘们了…”贺天笑了一下:“嗯,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陪着你。”红毛突然觉得眼睛有点湿润,别过头,不再看贺天。

贺天心情复杂的看着红毛。

不管发生什么,陪着他沉沦就好了。

不管天堂,还是地狱。

陪他沉沦就好。

回到庄园,众人都累了,都回房里休息,红毛把东西搬到自己床上,本来是一个房间两张床的,昨晚被吓得很丢脸的抱着贺天睡了一晚,所以今天怎么也不能再这么没面子了。

“媳妇,我怕~再陪我睡一晚呗。”贺天躺在床上露出猥琐的笑容。

“贺天,你他妈信不信我从阳台把你给扔下去,要不要脸啊!”红毛脸红红的,不知是被气的还是害羞的。

“好了,不逗你了,走出去找见一他们玩去。”贺天揽着红毛,后者想挣脱贺天,挣扎了半天,也不见贺天手臂放松分毫,只好认命般被贺天揽着往楼下走去。

“贺天,你有没有觉得又有人看着我们俩…”红毛紧紧皱着眉,被贺天搂着也很难转过头去。

贺天转过头去看了看:“没有啊。”红毛这时挣脱贺天,转过身看着二楼的楼梯口,二楼楼梯口对着一扇窗子,五颜六色的玫瑰窗把光变得虚幻无比,映照在红毛脸上。

一个小女孩站在楼梯口,把手伸向红毛。

天使般的容颜,微微上挑的嘴角。嘴唇一张一合,像是再说什么,说完微微一笑,洋娃娃般的眼睛眯成一天缝,长长的眼睫毛像小扇子一样。

红毛慢慢的把手伸向小女孩。

突然,女孩张开饱满的嘴唇,嘴里一片空洞,流出汩汩黑色液体,眼睛里也开始流出血泪,嘴里一张一合像是急着说些什么,然后被黑色的液体呛到,开始大口大口的吐出黑色的液体,其中也不乏溅到红毛的脸上,手仿佛想要抓住红毛,不断往前扑棱,像被捕捉到的蝴蝶,不断扇动着翅膀,突然女孩的腿如脱落的墙纸般,被风吹散,暗红色的血流到地毯上,把红色的地毯变得乌黑,慢慢流淌到红毛脚下。女孩尖叫着,无数乌鸦从她身后飞出,铺天盖地的像红毛冲来。

红毛惊恐的往后退。

失重的感觉席卷全身,女孩在高处温柔的笑着,看着他,看着他跌落深渊,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红毛,醒醒!”黑暗中红毛听见贺天的声音,不断在叫喊着着他,红毛慢慢睁开眼睛,看见贺天急切的表情,周边都围上了一圈人。

红毛感觉到温热的液体从自己头上流下来,把右眼都给淹没了,世界仿佛都变红了;他坐在原地,抬头茫然的看着楼上的玫瑰窗,依然如梦似幻的,没有什么小女孩。

“妈的,贺天,我他妈疯了。”红毛想用手捂住伤口,却被贺天拦下,用纸小心翼翼的把眼睛上的血擦干净。

“小红毛,你怎么了,要不是刚才我和展希希刚好出来,你和贺天估计都会交代在这里,你的头把我的手都弄疼了…”见一在一旁喋喋不休,红毛迷茫的看着周围。

“刚才,发生了什么…”红毛问道。

“我们出来就看见你们在楼梯上,刚想叫你们,不知道你是怎么了,就着急着往后退,贺天想要拉住你,但太晚了,他为了抓住你也和你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我们及时抓住了你们,才没让你们撞上一旁的栏杆…”见一皱着眉看着两人,红毛看了看见一,看了看贺天。

贺天淡然的帮红毛处理着伤口,没有表情,红毛慌了,小声的向贺天道歉:“对不起…”贺天面无表情叫一旁的人把纱布和酒精棉签拿给他,没有回应红毛。

处理完伤口,贺天把红毛扶回了房间;一回到房间,贺天紧紧抱住他,吻着他,像是怕失去他一样,唇与齿的碰撞,舌头互相纠缠着,汲取着对方赖以生存的空气,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对方还在自己身边。

“你他妈知道你刚才差点死了吗!我不许你离开我!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离开我!听到了吗!”贺天低声咆哮着,宣誓着自己的主权。
红毛慢慢搂上贺天,薄薄的嘴唇又贴上贺天的唇,加深了这个吻。

谁说薄唇的人薄情寡义。

“我爱你啊,贺天。”红毛低声呢喃。




这样款式的毛毛,你们喜欢吗(:3_ヽ)_

没有评论,胸叔会很寂寞的哦~_(:зゝ∠)_

文章有什么缺陷可以提出来哦,我会改正哒(〃ノωノ)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