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不想摸鱼填坑产粮,不要浸我猪笼

山上的白色房子 恐怖/惊悚/悬疑 (中篇)

P5(不公)
红毛下了山,回到庄园里众人都醒了,而贺天在找他,在这山中,手机最多有一两格的信号,很难联系上人。

“你去哪了?”贺天搂着红毛往餐厅去,而后者打算回房间换一下衣服。

“没有,我就是出去转了转。”红毛把肩上贺天的手拿下来,往楼上去,贺天还是不放弃,一定要黏着红毛,跟了上去。“我看见你在白房子那里了。”贺天语气平淡,睁睁的看着走在前面的背影,他感觉红毛有什么事瞒着他。
“哦”红毛身影愣了一下,停在楼梯上,扶着扶手的手微微握拳,他心里一阵踌躇,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贺天。

他总觉得有些事和他有关系,而他似乎还把某些东西给忘了。

他不希望因为他的神经质,而毁了这趟旅行,扰乱了两人的心情,昨天发生的事已经够糟心的了。

“我只是去那里逛了一会,好奇呗。”红毛装作坦然的样子,耸了耸肩,踏上一层阶梯,回过头,站在高处对贺天说到。

贺天微微皱了眉,随即像妥协般笑了笑:“我问你,只是希望你能信任我,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一起解决,不要瞒着我,好吗?”语气温柔得像一滩春水,像是在恳求红毛。红毛楞楞的看着贺天,那个骄傲自大的贺天,一时半会没回过神来。过了半晌,红毛才从喉咙里发出声来:“嗯,我先去换衣服。”

吃过早餐,众人坐着大巴来到海岸便的小渔村玩耍,体验一下出海打渔的感觉;可能因为天气原因,并没有太多的船在海面上,所以船不够全部人乘坐,便分出了两队人马,一部分人希望在小渔村里转转,一部分人则是坚持出海。

红毛想在渔村里转转,其实他想问一下关于白房子的过去,而贺天表示无所谓,就陪着红毛在这小渔村里转悠。

转悠半天,问了几个村民,听见山上的白房子都用惊恐的眼神打量着红毛,随即匆匆走开,口里不知喃喃着什么,在问了几个人无果后红毛也没有了耐心,打算出村去码头和其他人回合。

从村口走出时,红毛看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坐在村口的枯树下,手里拿着一张纸,低着头自言自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红毛心想,年老的人一定知道一些过去的事情。红毛刚走到老人面前,只见那个老人一脸严肃的把手中的纸递给他,他迟疑了一会,便被贺天拿了过去。

还是一张稚嫩的绘画作品,不过内容不和之前的一样了,图中是一个全家福,父母模样的人坐在两旁,而中间坐着一个小女孩和一个人形玩偶。

“该回去了……该回去……”老人浑浊的眼睛看着远方,继续自言自语,声音如同从上个世纪穿透过来的一样,充满浓浓的霉味。

“老人家,我想问你一下………”还没等红毛说完,老人突然转过头,问红毛:“你知道什么是不公吗?”

红毛看了一眼贺天,茫然的摇了摇头。

“这就是不公。”老人颤颤巍巍的用枯枝般的手指,指着山上的白色房子。

红毛顺着那个方向看去,白色的房子被一颗颗枯树掩盖住,但依稀能看到一点。

发黄的记忆,像是有什么东西找了回来。

满天飘落的枯叶如蝴蝶,踩在上面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一个红色模糊的身影在林中穿梭。

后院没人时被风轻轻吹动的白色摇椅。

突兀细微的花香,细嗅,是绝望的味道。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