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不想摸鱼填坑产粮,不要浸我猪笼

#贺顶红##贺红#Black BloodⅠ警督/刑侦

P18(寻找)
“你去哪了?”红毛歪了歪头,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有事。”贺天偏着头看着窗外,遮挡着窗子的暗帘已经被拉来,风从窗口窜进,阳光从窗边一点点向室内入侵。

短暂的休息让红毛心生不安,起身向外走去,继续忙碌在各种文档中。

贺天微微闭目,眼下泛着青黑的眼圈,满是疲惫;这个男人很久都没有露出这样的神情了。

“副队,监控摄像头已经调到了。”

“嗯,放出来看看。”红毛抱着手站在一旁,眼睛聚精会神的盯着眼前五六个屏幕,屏幕上除了各大路口的视频还有各个地铁站出口和公交车车厢内的画面,每人目光都在各色行人中穿梭,寻找一个穿着雨靴的男人,这几日市里并未下雨,每人都是凉鞋示人,找到应该不是难事,可在这一天几十万人口流动的大城市里却有些难度。

连续看了几小时红毛眼睛里已经布满了血丝,他拍了拍手示意停一会,而他们点的外卖也刚好到,才打开吃了一口红毛顿时胃口全无,外卖的难吃程度已经超过了他所承受的范围了,不得不承认贺天是有先见之明,无奈吃了几口又投入到工作中。在走访的结果中,周边的人都对这个人有点映像,其中有一个超市售货员超市对这个人映像挺深的,说那个大热天穿雨鞋的男人在超市里买了一包糖果。红毛皱着眉头正看着简报思考着凶手为什么要买糖果突然被面前放下的文件打断了。

贺天恢复了往日一丝不苟的神情:“这是本市麻醉枪的货物流通情况,第一的是动物园,其次是西山区的林业局。林业局的使用情况和库存单到对得上,而动物园的库存里少了一只。现在估计就很明了了。”贺天玩弄着手里的银色Zippo打火机缓缓说到。

“知道了,明天我会带人去采集动物园里饲养员的血液与我们所持有的DNA作对比。”红毛没有看贺天一眼。

“我想这个方法是不是成本有点高。”贺天微微皱了眉。

“那贺警官有何高见。”红毛抬头看了看贺天。

两人之间弥漫着一股奇怪的气场。

“我想没有哪个动物园会聘用一个有精神病史和有案底的人做饲养员的,更包括一个饲养员一个月4000多的工资会属于家境困难吗?就算他掩盖了他的真实情况,你觉得这样的人会有良好的教育背景吗?”

红毛低头一想确实,这几天自己真是忙昏了头:“抱歉。”贺天瞥了一眼红毛继续说道:“侦查方向不变照原来你安排的进行,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就躲在那个动物园里,可服务员里光是工作人员就有几千名,小到清洁工,大到各部门的研究人员全员筛查明显不现实,不过我会派几个人去蹲点看看的。”

“哦”红毛应声答应,本来有点破案的苗头却又消失不见了,还有两天的期限,现在看来虽然抓住了一点线索却感觉破案遥遥无期。他懊恼的挠了挠头发站起来继续去放映室看那些监控摄像;而那个超市碰巧那天正维修设备,所以监控摄像头都没开所以他们并没有如愿得到相关的视频去看清犯罪嫌疑人的面目,只能在超市周边各大路口街道的监控摄像头里找线索。

已经早晨5点了,天边开始微亮,但整个特案组的办公室依然热闹,不如说是忙碌。每人的眼睛依然在负重前行,像这样的不眠夜已经过了3天,有的人已经有点撑不住了,此时他们需要一样东西来刺激他们,让他们摆脱睡魔的侵扰。

“停!”突兀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响起。

这里似乎已经沉默很久了。

“后退!”红毛睁大眼睛盯着屏幕。

“放大!”他指着某处。

一个男人脸的轮廓慢慢放大,清晰。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他带着一顶帽子,而他似乎有意识的往监控摄像头看,所以看清他并不难。

“马上画像送到何佳那里,她找出了几个符合条件的人,比对面部特征,确认了身份,立即实行抓捕!”红毛向赵涛说道,而一旁的贺天也拿起外套往李洱办公室跑,抓紧时间叫李洱把抓捕令 给批下来。

“副队!与其中一人比对完全符合,嫌疑人名叫肖峰,35岁,B市和田村人,2009年犯故意伤害罪被判5年,现今在本市……”何佳正向红毛说着比对结果突然被人打断了。

“犯罪嫌疑人劫持了人质。”贺天拿着抓捕令,周身散发着寒气,眼睛漆黑得如深渊般。

“操!”红毛套气外套就立马和贺天出去。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