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不想摸鱼填坑产粮,不要浸我猪笼

#贺红##贺顶红#Black BloodⅠ

P16(迟到一)
暖色灯光下的菜肴显得非常可口,但此时两人都没什么胃口,入口的饭菜更是索然无味,恍如嚼腊。

两人无言的吃完了这顿晚饭。

贺天想要送红毛回家,被红毛拒绝了,现在他只能靠在车身,透过灯红酒绿,落寞的看着那个身影向地铁站的方向走去。

红毛也知道贺天在盯着自己,所以每一步走的也特别沉重,心中一个声音在叫嚣着,“回头看他一眼。”可红毛紧紧的捏着拳头,指甲嵌入体肉,疼痛让他保持着仅有的理智。

五年都过来了。

不要让一切都在此时瓦解了。

他不想再像之前再输得一干二净了,他没有足够的筹码再去赌一次。

第二天红毛早早地来到局里,然而此时局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两起特大杀人案件,光是封锁名门千金惨死家中的新闻就够警署里忙的,而第二起牵连着国家保护动物走私案外加变态杀人案就已经让上头打了无数个电话下来,破案期限一次比一次短,李洱现在像一个随时爆炸的火药桶,局里的人巴不得能离他多远有多远。

红毛也快速加入了大部队的节奏,在他结束和走私科的沟通后他又忙着拿起手中的资料安排接下来的会议,奇怪的是忙这半天也没见到贺天,贺天没在直接导致自己此时的工作量成倍数增长,而整个特案组才与他磨合不久,整个破案节奏自己也抓不到,但他顾不得想太多,自己只能尽量控制整体节奏。

红毛叫来小柯把资料递给他,叫他给特案组每人都复印一份,然后30分钟后开会。说完就在电脑上做一会开会用的PPT。

视线不断看向手机。

还是有点担心。

红毛摆出一副不耐烦的表情,像是能欺骗自己的心似的。

“30分钟后开会,速来。”

纤细的手指在屏幕下打下几个字,发送了出去,然后又重新再键盘上飞舞,却多了一丝迟疑。

30分钟很快。

红毛已经在会议室里,而特案组的组员也一一进到里面。

还是不见贺天。

红毛看向手上的手表,秒针慢慢逼近12这个数字。

时间到了。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