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有时候真的很寂寞

#贺顶红##贺红#Black Blood Ⅰ

P15(抗拒)
红毛低头看了一会案情眼睛不禁有点疲惫,放下手中的ipad揉了揉眼睛,贺天撇头看了一眼:“发现些什么了吗?”红毛摇了摇头:“没有,现在连最基本的作案动机都不清楚。”

车窗外幽暗的路灯不断闪过,开过这个盘山公路便能在一旁看到山脚下的城市夜景,光影下,不经有几分落寞。

红毛杵着脸看着窗外:“我们现在去干吗。”贺天也没含糊便告诉了红毛:“去吃饭。”红毛一听,便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贺天:“喂,贺大少爷,现在有两起特大命案,你居然还有闲心吃饭!!”贺天单手按了按太阳穴:“接下来几天或一个星期,或半个月,或半年,你都要与快餐度过我也不介意,不过这个案子我不会超过一个月还没有破,还有,我现在肚子饿了”
红毛被说得竟无言以对,挣扎半天后,“咕噜~”这个响声让他彻底丧失了与贺天争辩的机会,这个来自他肚子的响声让红毛尴尬不已,白白的皓齿紧紧咬住下唇,脸则更甚,像是红色的墨水滴到了他的耳尖然后渐渐地蔓延开来。

一旁的贺天把这一幅景象尽收眼底,突然觉得嗓子有点干涸,身体也有点热,他打开了车窗,山间的野风便不要命的往车内钻,慢慢缓解了他身上的燥热。

“好吧,说实话我也有点饿了”过了一大会,红毛像是妥协了似的,说出了这句话。
“呵呵”贺天笑了笑见机会来了,便伸手在那橘红色的短发上揉了揉。
手感还是和高中那时一样刺刺拉拉的,一点都不柔软,“But I love it”贺天嘀咕道。

红毛没在意贺天的喃喃自语,他很抗拒贺天摸他头发,因为不管怎么样,他总是会想起高中时贺天每天围着转的那只金毛。

“你他妈能不能别摸我头发”红毛身体微微倾斜,皱着眉头,声音里毫不保留的展现出厌恶。

“…………”贺天忘了他们现在之间已经有太多的矛盾了。

车子终于从荒郊野外开到了市区里,贺天没有征求红毛的意见带他来了一家他平常经常光顾的餐厅。

红毛一路都深深皱着眉头,他觉得自己应该在这次任务结束后叫李洱把自己调离,他实在是不想在和贺天搭档了,扫黄大队也好,他都无所谓了,只要不和他待在一起都好。

“想吃什么。”贺天把手上的菜单递给红毛,红毛粗略的看了一遍,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随便点了几个菜便继续看着文件希望找到案子的突破口。

两人无话可说。

餐厅优美的环境并不能减少红毛心中的阴霾,

“早上的案子怎么样。”贺天先开了口。

“基本信息都在邮箱里,你应该也有一份。自己看。”

“呵……”贺天苦笑到“我们就不能回到从前吗”

“从前?”红毛仿佛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自顾自的的笑了起来,不少人也因此侧目,而贺天的眼神也越来越暗淡,但表面依然维持着自己独当一面的形象,红毛笑累了又说“我们有什么从前。”

这是一个陈述句。

红毛起身,弯腰,把自己的嘴唇放到贺天耳旁。

温热的气息吐露出来。

以一个极其暧昧的姿势说道:“不过,贺警官,你可爱的金毛犬呢?不要你了吗,呵呵~”

说完,红毛挑衅的看了贺天一眼,心中也不免一颤。

贺天听了这句,仿佛是只被人割断手脚筋的兔子,纵使身上千刀万剐,也不能挣脱分毫。

红毛依旧安静的坐着看资料,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贺天心情如风暴般,他原以为他偶尔示弱,向他说出对不起三个字,就可以挽回五年前他一时犯下的错误。

用最尖锐的语言去刺伤最爱自己的人,这同时也使自己万劫不复。

到现在,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

但也是他一手造成的。

是不是宝宝很久没更新导致小天使都不爱我惹(。•́︿•̀。)好吧,其实文也很渣ლ(・ ิω・ิლ)
你们能看下去真的是小天使啊๛ก(ー̀ωー́ก)233

评论(1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