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不想摸鱼填坑产粮,不要浸我猪笼

#贺顶红##贺红#Black BloodⅠ

P14(猴子三)
贺天和红毛背靠背警惕的看着四周的山林,不放过任何一丝的风吹草动。

“砰。”又是一声枪响,不过这次不是来自敌方,而是来自红毛手里的那把格洛克手枪,枪口飘散着淡淡的烟雾,火药味在空中弥漫。“打到了!”红毛立即朝开枪的方向跑过去,贺天也跟了上去,只见一个人影在前方匆忙的移动着,红毛和贺天看着地上的血迹沿路追击,等看到那个人影,红毛又站稳连开了两枪,无奈,那个人影跑的太快,似乎也意识到血迹会暴露自己的位置,不知用什么方法止住了血,两人追到半路不见血迹,人影也消失不见,便无从追寻。

“靠!”红毛暗骂到,而贺天微微皱了眉,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先去养殖场看看。”红毛轻轻点了点头,两人回到了原先的小路,走了一会便可以看见一扇大门。

红毛警惕的拿着枪推开半掩着的大门,一声嘶叫差点让他手中的枪走了火,定睛一看,只见一只棕黄色的皮毛的猴子从一旁的角落跳出来然后飞快的跑开。“shit!little fucker!”红毛不禁爆了粗口,然后粗暴的把大门完全推开。

里面一片狼藉,大门推开惊动了一些动物,一闪便不见了踪影。贺天和红毛缓缓走向一旁的小平房,推开门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而一群猴子也从桌子上一哄而散。

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坐在老板椅上,头盖骨被打开,红白相间的脑子被一群猴子吃的只剩下一半,眼睛狰狞的睁着,晶体已经浑浊,手被困住,手腕处被被塑料绑带磨得血肉模糊,血顺着手尖低落在地,形成一个小小的血泊,而在他后面的墙上用红色的蜡笔大大的画了一个猴子的头像。

“………妈的,好恶心。”红毛看见这场面退出了平房,闻见血腥味的猴子躲在一旁被红毛退后吓得跑开。贺天也不舒服,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李洱叫他们带着人过来。

“看来凶手就是刚才那人了。”红毛缓缓的用手按摩着不舒服的胃,鼻腔里残存的血腥味又和屋外的猴骚味混合着,这股味道刺激着他的大脑,索性走出了这个养殖场。而贺天没说话,虽然跟着红毛走出了养殖场,但那眼睛却还一直盯着那硕大的院子里,四处张望着。

两个人受不了那味道也没再进去,直到李洱带人来了,两人才带上防毒面具进去继续侦查。

“话说这两起案件的杀人动机是什么。”红毛的声音闷闷的面具中传出来,“目前还不知道。”贺天低着头翻着手中拿的账本。

“没想到你也有不知道的时候!哈哈!”
“那你知道吗?”
“啊?不知道…”
“………………”

贺天抬起头给了红毛一个白眼。

两人的谈话又陷入了泥沼之中。

“红毛。”这次是贺天先开了口。
“干嘛?”红毛刚才被贺天的白眼打击得蔫蔫的,正蹲地上帮法医科的取证。
“和我出去一趟。”贺天脱下手上的白色塑料手套,“哦。”红毛以为是有案子上的问题,也没多问交代一下特案组其他人员,便跟着贺天出去了。

回到了贺天车上,红毛拿起自己iPad查看起了自己的邮箱,也不管贺天要开到拿去,一个人看着特案组其他组员发来林楠那个案件的相关资料,分析着案情,时不时喃喃自语。贺天用余光看着身边的这个家伙,忍不住想摸摸他那头短发,不知不觉扶着方向盘的一只手朝他伸了过去。

“干嘛!好好开车。”只见那人抓住自己伸过去的手,低垂着眼帘,长长的睫毛被iPad的屏幕荧光照耀着,脖子和下巴的创口贴下是昨晚欢愉的痕迹,贺天轻声笑道。

身上那么瘦,得带他吃点好吃的,不然接下来几天就得苦熬下去了。

贺天收回右手,看着前方的路,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两旁的路灯幽幽地照着。

真是寂静的不像话。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