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有时候真的很寂寞

#贺顶红# #贺红#Black BlackⅠ

P13(猴子二)
红毛不知车开了多久,迷迷糊糊只知道他们途径了一个小镇和一个收费站,而他因为太困也在途中睡了一小会。

红毛睁开眼睛发现身上盖着贺天的西装外套,而车已经停下来了,往窗外看去,四面环山,肉眼可以看见的湿气从山林间散发出来,车窗上的水珠聚少成多形成水柱缓缓的流下,天空阴沉沉的,看来这里的雨已经下过了。

红毛坐直了身体,看了看旁边的贺天,他拿着手机在看什么,而眼睛瞟了一眼红毛“醒了?”不知道是不是红毛的幻觉,贺天说这句话出奇的温柔,红毛含含糊糊的答应了一句便问“现在要干嘛。”
贺天放下手机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你醒了那就走吧。”红毛应声下了车,顺便把贺天的西装外套还给他,后者则表示让他穿着,下车后一阵冷意袭来,红毛便也不客气,套上了外套,跟着贺天朝山间小路走去。

两人一时无语。

看路前面依然是一片山林,便知道还要走上一阵。

蝉在雨后不厌其烦的叫着,布谷鸟在不知名的树木上回应着蝉声;湿湿的空气,湿湿的地面,这让红毛轻轻的揉了揉鼻子。

安静。

红毛走在贺天身后的一小段距离,这样的寂静是红毛不善于应对的。

“这五年来你过得还好吗”红毛踢了踢路上的小石子,随口问到。

“不好”贺天依然看着路前方,头也没回。

红毛看着贺天的头脑勺,苦笑了一下。

“你呢”贺天反问道。

“好得很,洛杉矶的阳光,沙滩,美女,酒应有尽有,成绩好了那群学院派的老头还会给你发发奖金”红毛手指紧紧抓住外套的袖口,然后又松开。

明明身形都差不多,可穿上他的衣服依然是大了点。

“是吗…”贺天依然往前走。

又陷入了死寂。

“有什么话就说吧。”红毛仿佛看穿了贺天,抬头看着自己前面不远处的贺天。

“对不起。”贺天忽然停下转过身来,差点让红毛撞上。

“你这句对不起讲的一点诚意都没有,都带着冰渣,冷面警官”红毛打趣道,从贺天身旁走过,手掌在贺天肩轻轻拍了一下。贺天一愣,转身看着走向前方的红毛。

果然还是不能释然。

贺天盯着早已走上前的红毛想。

红毛没心没肺的往前走去,贺天心神不定的跟在红毛后面,“嘎!!!”突然一群乌鸦从前面的山林中飞出,贺天眼疾手快立马拉住往前去的红毛,只听一声闷响,而向一旁望去,一只麻醉剂插在离红毛不到一米的树干上,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又一发。

而这声音两人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是枪配上消音器射击发出的声音。

“喂喂~这可不好玩~”贺天紧紧盯着丛林深处,掏出了配枪,一把格洛克手枪。

“看来猴子找上我们了。”红毛笑着和贺天说到,手里也多了把手枪,眼睛则警惕看着四周。

“这只猴子可能需要喂他点子弹才能消停会~”

“这点我为数不多的同意你说的~”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