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有时候真的很寂寞

贺顶红 贺红 Black Blood

P12(猴子)
红毛到茶水间里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操蛋的看着镜子里自己脸上的创口贴,恰巧遇到了来倒咖啡的小柯“副队,昨晚和贺队长打架了?你脸没事吧?”小柯看着红毛脸上的创口贴关心的问到,红毛回应了小柯一句“没事”随即恶狠狠的啐了贺天一句,小柯也乐了“他脾气是有点不好,而且也不近人情,整个人一冷枪,虽然和他打交道很难,但他也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名牌大学毕业,之前待在缉毒署,破获了好几起毒品走私案,而且……”

“走吧,看看这次案子是什么”红毛刁着块饼干打断了小柯的话,低着眸子,似乎在想什么。

刚才还艳阳高照的一幅和谐景象,此时却已经乌云密布,在空气中弥漫着潮湿闷热的气息,谁都盼着这雨能快点降落在这灼热的大地上,但老天似乎在开玩笑,等红毛们到达郊外的一栋别墅里,这雨都没下下来,红毛看着门前花园里的花,都快枯萎了,看着不禁用手轻轻抚摸,哪知花朵早已干枯,一碰,都散了。

红毛无心再看花,被先到的警员引到现场。

这是一栋两层的别墅,仿西班牙建筑风格,里面都是现代的装修风格,二楼有一个露天阳台,红毛随意的打量着这座房子,他们从二楼开始封锁,黄色的警戒线封住通往二楼的楼梯口,因为二楼的走廊都铺上了厚厚的地毯,地上零零散散的分布着金黄色的毛发,红毛弯腰穿过就看见渔希身穿蓝色的勘查服蹲在地上捡着这些金黄色的毛发,红毛过去打了个招呼,从她那要到口罩和塑胶手套鞋套装备好就进到房间里。

“死者叫林楠,19岁,是这间房子的主人,是一名富二代,是本市企业家林辉的女儿,是她雇的钟点工今早送早餐时发现尸体的”一旁拿到资料的小柯把基本情况交待了一下,红毛则看着地上的尸体。

黑色的头发如深色的海藻散落在地上,几缕黑色发丝混合着黑红的血迹粘在一侧的脸旁上,脸被什么划破,有大有小,伤口不像锐器划破的,更像......动物的爪子造成的,而致命伤显而易见的是脖子上的一个血洞,血早已凝固,而眼睛睁着看向不知名的方向,晶体早已混浊不堪,毫无生气。

红毛蹲在女生头部一旁仔细打量着颈部的伤口,伤口残缺不齐,不像锐器或钝器所伤,红毛抬起她的手仔细查看,发现中指和食指指腹有淡淡的黄色印记,他顺着那浑浊的目光看向房间的一处“笼子?”红毛起身走到角落里的笼子前,刚好有两个警员在移动这个笼子,笼子不大也不小,里面可以装一小孩的那种。

红毛自己对着墙壁呢喃到,“靠,别跟我说,凶手是一只猴子……”而且还是主人饲养的猴子。

“你也不蠢。”红毛听到那讨人厌的语气和声音,正想发作,但看看周围的环境又作罢,转过身来,眉毛一挑“哦?那贺警官有何高见。”贺天依然僵着那张脸没说什么,而是慢慢凑近红毛,近到两个人可以感受到彼此呼吸的那种近,红毛心不禁紧张起来“这家伙要干嘛…”而下一秒贺天就脱离开来,手里拿着一个烟灰缸,里面满满是烟头,然后装到物证袋中,红毛心中瞬间就有点窘迫,暗暗骂自己蠢。

“走吧。”贺天对他说到,红毛愣了愣“去哪?”贺天随即白了红毛一眼“饭桶,你认为你问这句话的意义会提高多大的办事效率?嗯?”红毛也懒得说话了,不然照这样下去他会忍不住把贺天的嘴给撕咯。

红毛出去后经过阳台发现瓷砖上有一个泥泞的鞋印,一些警员在拍照,大约有43码,是一个比较高大的男人留下的。

红毛也没在意,跟着贺天下了楼,到了大门前刚冲着自己的车走去,贺天却说“坐我的车,车钥匙交给小柯”红毛还是忍不住问到“去哪?”贺天这次没有再嘲讽他“上车告诉你。”红毛也没了疑问,交代钥匙后上了贺天的车。

“干嘛?”红毛手里拿着iPad对贺天重复着和之前一个意思的提问,眼睛则专注的看着iPad的屏幕,生怕错过局里传来新一手的资料。“你不是说凶手是猴子吗,去抓猴子啊…”贺天一脸平静,红毛脱口而出“你是猴子请来的逗逼吗?”贺天也有点无语了“你在现场就推断出了那点结果?菜鸟搭档?”红毛瞬间就炸了“你他妈才菜鸟!!!”瞬间后悔为什么要跟他坐一辆车。

车在公路上穿梭,一阵阵风被带过,渐渐驶离郊区,向更远的郊区驶去。

暗黄色的天空迟迟没有降下一滴雨,也没有散去,一直笼罩着这座城市。

大雨将至。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