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有时候真的很寂寞

贺顶红 贺红 Black Blood

P11(早晨)
“叮铃铃~~~~”闹钟在这个平静的不能再平静的星期一早晨响起,夏日的太阳总比其他的几个季节还要早出来。

贺天微微坐起身,脑袋里像是塞了一块铅,沉重的让他感觉脖子快被压断了,阳光透过落地窗晒入房间,眼睛因为还不适应突然的光线微微眯了眯,一会才缓过神来。

贺天认为这会是一个很平常的早晨,起床,冲澡,换衣服,然后在冰箱前稍微纠结一下吃什么速食早餐………贺天下了床发现自己身上总少了点什么,而周边似乎会多了些什么。

“不要……我要吃…那个……”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昨晚的回忆涌上大脑,瞬间把自己制定好的计划都全盘打翻,贺天转身看着床上的人,白皙的皮肤被阳光照的仿佛会发光,橘红色的头发因为微微出汗而有几缕贴在额头,眉毛依然皱着。

贺天用手微微抵着头,看着周围,地上散落着两人的衣物,床单七零八乱,一时半会没缓过来。

很好。

他把他的新搭档外加旧情人给上了。

以后共事可能会有点小困难~

而且自己昨晚还请求他原谅…

现在估计不可能了。

贺天心里五味杂陈的做完自己原定计划的一切,想出了目前最不麻烦,也最省事的解决方法。

“喂,李Sir,我帮我搭档请一下假。”贺天戴着耳机给李洱打了个电话,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敲打着,风声的呼啸被隔绝在窗外,贺天想点支烟,而手却扶着方向盘,耳机那头还接通着李洱,他突然理解和感受到手足无措是什么感觉了。

30分钟后
红毛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已艳阳高照,慌乱的看了一眼手表“妈的,迟到了。”还没等他把心中的疑惑说出,看着面前和自己房间布局完全不一样的房间,而自己对这间房却是熟悉的不得了。

这是贺天家。

自己昨晚喝断片了。

加上自己赤裸的躺在他床上,自己已经能猜出昨晚发生了什么。

shit!

红毛暗暗咒骂一声拖着疲惫的身体往浴室走去,无奈,是不是因为昨晚做的太厉害,下床一个没站稳,腿一软,摔地上了,不过到让他注意到床头柜上的纸张,拿起来一看:

“我帮你请假了,好好休息。”红毛瞬间把那张纸给撕了,咬着牙起身到浴室里冲洗后在衣柜里找了一套自己以前的衣服换上,风驰电掣的往昨晚去的Club的车库走去。

一路上不少人频频侧目看着一清早就怒气冲冲的男人。

红毛坐上他的红色悍马正要发动引擎,眼睛无意间看了后视镜一眼,内心想砍死贺天的冲动都有了;在他的颈部,锁骨,包括嘴角都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吻痕,而且他今天穿的又是一件比较低领的灰色短袖衫。

妈的。

还好他车上有一些创口贴,他把这些都遮上,乍一看,像一个刚和人打完架的小混混,加上他那头橘红色的短发。

早晨高峰期过后,交通到不怎么堵了,至少比平时通顺堵了,很快就到了警署大楼楼下,他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办公室里,然后看到贺天这个人渣朝他的脸就是一击“贺天!我操你大爷!你他妈当我女人还是什么!”红毛很快就被其他人拦住了,贺天放下手中的文件,心中也有了怒火,他觉得自己已经够贴心,那人却依然那么不识好歹,他一拳挥出,在快贴到红毛脸侧时,停住了。

因为不知谁,喊了一句:“有案子了”

评论(7)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