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有时候真的很寂寞

贺顶红 贺红 Black Blood

琴房冥音(番外篇)
早晨的小山村静悄悄的,而后山的布谷鸟已经醒了,布咕布咕的叫着,四周湿气缭绕,树和草都郁郁葱葱。

苗苗的父母一夜没睡,她的父亲手上夹着支点燃了的烟,眉头紧锁,时不时吸了口烟,似乎在做着什么重大的决定,从衣着可以看出他是位老实巴交的农民。

“我反对搬进城里,要去你去,我带着娃一个人在家。”一旁的女人开口了,是苗苗的母亲,“你说你咋这样呢,搬进城后,咋家的花可以卖出去,苗苗也可以像城里娃一样上学,你咋就那么死脑筋葛”男人似乎有点生气了,声音微微大了点。

场景转换,只见一男人和一小女孩在大棚里,男人手把手的教着女孩把一枝玫瑰的断枝嫁接到另一枝玫瑰的枝丫上,女孩看着美丽的花朵,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嘴里开始唱着不知名的童谣。

画面再一转,来到了阴森冰冷的医院,此时女孩大了点,她搀住比她矮的一个女人走到从急救病房里推出来的床前,床上的人已被白色床单盖住,女人把床单掀开一角,看见男人的脸庞,顿时便两眼一白,昏死过去。

醒来,神智已经不清了。

众人朝女孩露出可怜的神色,而女孩只是面无表情的把疯了的女人馋回了家,如果那还算家的话。

画面再一转,女人坐在家门口摸着怀里脏兮兮的玩偶,一男一女穿着警察制服的人站在她面前,说着什么,从头到尾,女人都傻兮兮的笑着看着面前的两人,笑着笑着,眼帘间似乎有什么溢出然后又滑落。

她似乎并不是不知道。

只是知道了,也只能这样苟且的活过下半生。

又能改变什么呢?

并不能改变什么。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