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有时候真的很寂寞

贺红 贺顶红 Black Blood

P8(变故)
红毛看着文件夹里的尸检报告和现场勘察拍的照片,他恶作剧似的拿了一张他觉得比较重口的放到正在吃东西的贺天面前,想狠狠的恶心他一把,然而人家只是淡淡的瞟了一眼就继续吃东西,红毛便心里暗道:"果然是变态"然后用奇怪的眼色看着贺天,贺天没有察觉,依然低着头吃东西。

"死者身上没有发现性侵犯痕迹,脸部被划了20刀,从这里我可以猜测一下,凶手嫉妒死者的容貌所以将其毁容,而死者手指被切下,我记得死者钢琴弹得好,这也是嫉妒吧,不想让她弹钢琴,但是也不排除凶手有变态的倾向………"红毛看着手中的文件,贺天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什么,红毛没听清也懒得搭理他,继续说"而且,从同学口中对死者的统一评价就是经常欺负弱小同学,仗着学校有人就兴风作浪,抢人家男朋友,与许多人都有了过节。"红毛打趣道"真作。"又翻了翻文件,终于翻到关于玫瑰花瓣的报告,玫瑰的种类是路易十四玫瑰,然而,在上面上并没有太大的发现,"死者在25小时前被害,大概就是在报案前一天的下午放学后,那时那时尽管已经放学了,但还是有人,旧校舍虽然偏僻,但离教学楼操场并不远,所以凶手不可能强行把死者带到旧校舍,要么用借口把死者约到旧校舍要么就是用药之类的迷晕………"这时贺天吃完饭喝了口水看着红毛打断了他"迷晕不可能,如果有,解剖时相关检察能检测到相应的药品,但尸检报告里并没有提到相关的麻醉性药品,不过,你说对了一半,凶手先用某种借口把死者约到某地,你还记得我说死者头上有被钝器击打的痕迹,但不致死,凶手用钝器把死者打晕然后拖行到旧校舍杀害,当然杀害时死者已经醒过来了,你也看到过墙上放射状的血迹,这点你是判断得了的,但我总觉得这些东西里少了点什么。"贺天头向后仰去,看着高高的天花板,露出性感的喉结,红毛瞥了一眼又继续看文件"这个案件的性质很明确,仇杀,文件里与死者有过过节的人都有不在场证明,但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池莉娜的竞争对手张萌,她说她当时一个人在新的教学楼的音乐教室练琴"贺天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红毛看的一头雾水索性站起来就想走,但此时两人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

红毛贺天两人看了彼此一眼接了这个电话。

"来警署里一趟,有事"李洱撂下这句话就挂了,贺天也顾不得换衣服,随便套了件外套便和红毛出了门。

一路上,一辆黑色的宝马和一辆红色的路虎在马路上疾驰,两辆车一个不让一个,一会路虎想超车又被黑色的宝马拦下,而路虎变道后又压制住黑色的宝马,呼啸的风声体现了车的速度,踩油门而发出轰鸣声被黑色的夜幕压住,似乎有一根线把两人缠绕着。

剪不断,理还乱。

到了警署,听几个特案组的哥们说清了原因立即赶往了审讯室,还没等红毛贺天说什么只见一对夫妇冲过来抱着贺天的手臂眼泪汪汪的说他们的女儿是冤枉的,贺天冷冷的拂下那对夫妇颤抖的双手,往前走去,红毛感觉到自己的嘴角在抽搐,随即眼色柔和的安慰了那对夫妇几句便跑上去追贺天。"你怎么那么没有人情味。"红毛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男人,贺天头都没回"麻烦。"

审讯室里,一个漂亮的女警坐在那名女生的对面说着什么,而另一个男警员坐一旁记笔记,而那名女生正是张萌。

红毛从单向透视玻璃看着审讯室里的情况,一旁一个叫小柯的特案组组员就说"我们在张萌的更衣柜里找到了一件血衣,血衣是张萌的校服,经鉴定,是死者池莉娜的血渍,而我们又在张萌床下找到了与伤口口径符合的刀具,是一把美工刀,用紫外荧光反应可以看到上面的血迹,刀柄有微量带血迹的水渍。用FOB试纸条测出是人血。"

红毛皱着眉,没说话。

审讯室里,一个短发女生目光冷漠的能刺人,仿佛身上长满了冰锥。红毛把文件递给贺天,进去把女警和笔录员叫了出去,自己坐在了张萌的对面调侃道"你一点都不慌张啊"张萌冷冷的说"慌?这种多余的情感因素我可不需要。"红毛又笑了笑"说说吧"张萌看着自己的双手"说什么,该说的我都说了,那人的死与我无关,放了……"没等张萌说完红毛就打断了她"你们学校园艺园举办了玫瑰种植比赛对吗?"张萌一愣,没想到红毛会问这个问题,脑子一秒便在自己的脑海中搜寻到结果"嗯。"红毛仔细端详了眼前的女生,又问"你画画吗?"张萌开始摸不到头脑了"我就是美术生"红毛没说话,起身走到门口,又转过头来对她说"你可以回家了,你不是凶手,你父母很担心你,快回去吧"说着笑了笑,出去了。

红毛出来什么也没说,走到办公室里拿了张纸,修长的手指紧紧握住黑色的中性笔,写着什么。

写完,他递给了一旁的小柯,偏过头,便对上贺天的眼神,两人相视一笑"凶手不是张萌。"红毛随即缓缓的说"凶手的大概描写已经写在这张纸上了,可以申请逮捕令对凶手进行抓捕。"小柯听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仔细的看着手上的纸,然后走到一旁打电话到刑警队。

贺天靠着墙壁,双手插在裤包里"说说,你写了什么。"对站在不远处的红毛说道,"凶手一定是个女生……"红毛还没说完,贺天便打断道"这是废话。"红毛白了贺天一眼继续说"我从池莉娜高中论坛上了解到学校园艺园举办了玫瑰种植比赛,她可能参加了学校园艺比赛,加上我们发现的玫瑰,她在学校园艺园种了路易十四玫瑰,也有可能她替别人种的,这条信息可以看出她要么是个热心的人,要么是个软弱胆小的人,被人逼迫命令执行的,但我更偏向后者。再从作案工具看,是一把美工刀,学校里禁止携带刀具,上美术课的美工刀都是上课时美术老师发的,要么她是美术生,随时可以出入美术室,如果她是在课堂时拿的,老师一定会发现,再加上你之前说她头的伤口是小型石膏像砸伤的,学校里有石膏像的只有美术教室,所以,第一案发现场是美术教室,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里还有证据留在那,张萌虽然是美术生,但她不会那么蠢把作案工具留在身边,而且刀柄上并没有特别明显的指纹,也不能特别肯定她是凶手。还有血衣,血衣是张萌的校服,张萌说她的校服一直都好好的放在学校更衣室,她近日都没有穿过,那么她的校服可能在案发前已经被偷了。既然是仇杀,那么她一定是被池莉娜这种强势的人霸凌的很严重。这样就可以确定范围了:1被池莉娜霸凌过,2有很长时间可以待在美术室,3参加了玫瑰的种植"红毛瞥了一眼身后的小柯"她既然被迫帮参加比赛,那么她园艺肯定不错,园艺不是简单的东西,既要考虑植物的特性,还要掌控温度和湿度等因素,再加上现在的季节更本不适合种植玫瑰,那么范围更小了,只要查一下,立马见分晓"红毛精明的看着靠墙的贺天。

贺天悠悠走到床边,打开窗,凉凉的夜风吹了进来,俯瞰这座孤独的城市,随意打量了周边便拿出烟点上,灰黑色烟雾从挺拔的鼻子里缓缓呼出"呵,你也不是太蠢,脑袋不是摆设。"说完红毛瞬间
就怒了,不由分说,拳头已经从身侧挥出,却又准准的停在贺天脸侧。

被挡住了。

贺天单手把叼在嘴里的烟熄灭,眼睛被烟雾熏的眯了眯眼睛"有话好好说,别总是用拳头去解决。"说完扬长而去,顺带留下一句话。

"分析的不错,凶手资料我已经交到刑警队了,他们已经实行抓捕了,今晚要加班了。"贺天回头看了红毛一眼。

红毛再次在心里暗暗骂道:

"贺天。你个人渣。"

PS:人血液(斑)确证试纸条(简称 :FOB试纸条)是针对人血红蛋白进 行的检验,在刑事技术领域主要用于 人血种属的一步快速检验。该试纸条 灵敏度高,特异性好,人血稀释100 00倍后仍能检出,对猪、马、羊、牛 、鸡、兔等血液均呈阴性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