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有时候真的很寂寞

贺顶红 贺红 Black Blood

P7(潜入二)
红毛看着眼前这扇门,心里五味杂陈,他也就抱着试试的心态,输了埋在心底的那串数字。

"砰…"门开了。

"他还没换密码…"红毛喃喃自语,心中莫名的酸涩涌起,却被他硬生生压下去,一闪身进去了。

没有开灯,电视开着,卫生间里有水声,估计在洗澡。

五年了,什么都没变过,陈设都和红毛记忆中一模一样。

硕大的落地窗,橡木的木地板,灰白色相间的家具,空旷的房间。

他一个人会很寂寞的吧。

但红毛对自己的想法马上就嗤之以鼻。

那个人渣估计每天莺莺燕燕带些回来。

红毛直奔主题,一个蓝色的文件夹放在电视前的日式矮桌上,还记得,这个桌子还是自己买的。

这样一想,回忆如脱闸的洪水奔流而出。

他们在那硕大的落地窗前看过灯红酒绿的城市夜景,他们在暖色调灯光下的厨房做过晚餐,他们也曾…在灰白色相间king size的床上欢爱…

红毛摇了摇头,把自己从那洪流漩涡里拉了出来。

不然会溺死在里面的吧。

毫不犹豫的拿起桌上的文件夹,刚要起身离开便听到一个慵懒的声音"拿走我的东西不打算和我说一声吗?"只见贺天懒散的靠着卫生间的门框,头发还没干,水珠滴在灰色的T-shirt上晕开一朵黑色的小花,一身家居服,红毛感觉又回到高中时。

红毛愣了愣,等回过神来拿起东西就跑,贺天也追,等贺天踏出第三步时,脚却被什么绊到,整个人往红毛身上扑了过去,结果可想而知,贺天整个人压在红毛身上,红毛的惨叫差点没把贺天的耳膜给吼破了。

此时两人姿势很滑稽,红毛躺在地上一只手拿着蓝色的文件夹高高举着,而比红毛高的贺天整个人扑在红毛身上。

空间安静了下来,突如其来的尴尬让红毛感觉心脏都快骤停了,两人多久没靠这么近了,近到可以听见彼此的心跳和呼吸,近到,微微一抬头,就可以接吻。

红毛侧过脸,用另一只手微微推了推贺天,贺天用手抱住他,头埋在红毛颈窝"别动让我好好抱抱你。"他想开口拒绝,却发现喉咙干燥的怎么也出不了声。

算是默认了吧。

电视里,钢琴和手风琴声缓缓流出,女人用猫一样的轻佻的嗓音唱着歌,撩拨着心弦。

空气里散发着迷迭香的味道。

"我很想你。"
"…………………"
"想吃你做的蛋包饭了"
"…………………"
"想你身上沐浴露的味道了"
"………………"
"回来吧。"
"抱够了吗。"

贺天微微一愣,起身皱眉看着身下的红毛,黑色的碎发潮湿的贴在额头,红毛面无表情盯着自己上方的贺天。

"呜…"贺天俯下身,吻住红毛,灵巧的舌轻易的撬开了正失神的红毛的小口,长驱而入,随即拂过他的贝齿,舔过红毛上颚,痒痒的,然后咬了咬红毛的下唇。

红毛回过神来紧紧的皱着眉头,随即嘴角一弯,膝盖用力的,准确无误的顶在贺天腹部"贺天我操你大爷,给你点脸还他娘的耍起流氓了,这他娘是我还你的,不!用!谢!"贺天随即捂住腹部,脸色惨白,倒向一旁,红毛坐起来擦了擦湿湿的嘴唇,贺天阴着脸色,起来便顺势给了红毛一拳,红毛只觉得嘴里咸咸的,铁锈味在口腔里蔓延。

操,出血了。

红毛不甘示弱,也回了贺天一拳,贺天用手挡住,却不料那人另只手也向他的门面砸来,而自己另一只手捂着肚子,就和那个拳头来了个硬碰硬,贺天只觉得脑袋晕得很,贺天一个扫腿把刚站起来的红毛又给撂倒,欺身而上,坐在那人身上又是给那人脸上一拳,红毛抓住贺天的衣服领口强行把贺天有摁到自己身下,两人在地上扭打在一起。

"啧…"贺天躺在地上喘着粗气,随即身体弯的像个虾仁一样,红毛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踢了踢躺在地上的贺天"怎么,这么弱"贺天笑了笑"不就一个吻至于…呼………至于这么拼吗,以前又不是没亲过"说罢红毛就要炸,但又被贺天接下来的话给唬住"你再踢一下我把你的小脚给扭断哦~我们做个交易吧,我给你文件,你给我做饭,不答应,我现在起来就把你脚给扭断"红毛用手指抵着一巴思虑一番道"好吧。"但又像小孩子一样尽管已经妥协了嘴任然不退让分毫"你他妈有种来试试,我能拧了你的脖子"说罢就往厨房走去,却发现贺天依然躺在地上,贺天说笑道"能不能帮我拿一下胃药,在桌子上"红毛看了看地上的贺天,又回头看了眼桌子上,眼里的厉色慢慢消失,走过去扶起地上的贺天,把他扶到沙发上躺下,倒了水给他和药吃下。

估计又不好好吃饭了。

"我去做饭了。"

红毛看着熟悉的空间,心里不禁感叹道"他家厨房用的比自己家的还顺手。"

贺天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身影,胃痛渐渐消散,心里依然郁闷至极。

红毛似乎变了,却又真真切切的保留着什么。

过一会,"喂,人渣,饭好了,还要我来喂你吗?"红毛用抹布擦了擦餐桌上细微的灰尘,把热气腾腾的蛋包饭放在上面,衬衫领口解开两个扣子,露出秀色可餐的锁骨,而自己不知从哪拿来一个冰袋坐在一旁敷着侧脸,看着来之不易的文件;贺天上座,看了一眼,抑制不住的笑出了声,上面用番茄酱写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字:"贺天混蛋"红毛淡淡撇了一眼贺天"笑什么笑…"而贺天没说话,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把面前的食物送进胃里。

到嘴边的食物不吃,那他可真成了混蛋了。

评论(12)

热度(62)

  1. 让二胸下垂的段叔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