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不想摸鱼填坑产粮,不要浸我猪笼

贺顶红 贺红 Black Blood

P5(米果)
"你好,你是米果吧"红毛在一旁坐下,看着面前苍白的女孩,"嗯"女生回答的很小声,"那你可以为我们做一下笔录吗"红毛温柔的对女孩说到,贺天则在一旁看着,随即环视了这间学校的医务室。米果没说话,却轻轻的点了点头,"你是怎么发现尸体的?"红毛看着女孩子,"老师叫我把音乐器材搬到旧校舍"米果怯怯的回答道,红毛轻轻皱了眉,"那你进到旧校舍时有没有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类似于打斗声之类的"米果皱着眉摇了摇头"没有,不过我在准备上二楼时,响起了致爱丽丝的钢琴曲"贺天和红毛异口同声的疑问到"致爱丽丝的钢琴歌曲?"贺天没等红毛开口到"你上楼梯时是从哪边上去的,中间和右边"贺天只想确认一下"当然是中间的楼梯,我那时很害怕,巴不得快点离开,所以我更不会绕远的去走右边的楼梯。"米果坚定的看着贺天,贺天眯了眯眼"你认识死者吗"米果摇了摇头贺天转身走了出去,红毛歉意的对着女孩笑了笑也出了房间。

贺天在走廊点了支烟,红毛看见想上去拿开,却想到他们不再是以前的关系了只好走过去提醒了一声,贺天把烟掐了,依然看着外面,不远处就是旧校舍,红毛可受不了这股子安静"你昨天送的礼我可没收下,想必你也知道了。"贺天没看他"哦。"红毛无语的看着贺天这个话题终结者"喂,案子你有头绪吗?"贺天终于没有再次终结这个话题"这个案子很简单,怎么?想不通吗?菜鸟搭档"

果然开口就这么欠揍。

红毛忍住自己颤抖的拳头不要往贺天脸上砸去"哦~那我们就比比谁先找到凶手""呵。"贺天冷笑了一声,"幼稚,不过鉴于我们两个是竞争对手那我就勉强接受这个挑战,菜鸟搭档。"红毛就算忍住没能往贺天门面上挥拳头,也忍住不想问候一下贺天的祖宗"操你大爷的,我们走着瞧,谁他妈才是菜鸟。"说完转身就走,走出一截距离后又返了回来"傻逼,我刚才收集的东西还给我"贺天也有点不爽了,这小嘴真他妈欠打,"我好歹也是你的前辈,说话怎么那么欠揍"红毛也算是了解贺天的性格,便不再乱说话"拿来。"贺天嘲笑般的看着红毛"嗯?"红毛小声的骂了一句操"贺天前辈,能把我收集的东西还给我吗?"红毛咬牙切齿的看着贺天,贺天笑了笑"不给。"便扬长而去,留下红毛在走廊里咆哮"贺天你个人渣!"红毛也懊恼自己居然会相信那个混蛋。

又不是没吃过他的诈。

评论(2)

热度(27)

  1. 让二胸下垂的段叔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