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有时候真的很寂寞

贺顶红 贺红 Black Blood

P3(旧琴房一)
小米抱着音乐器材往旧校舍走去,本是炎炎夏日,走到这里多了些许萧瑟感,地上的枯叶经历几个秋冬也没人扫,在最底下的也因为下了几场雨和这闷热的空气腐烂了,发出奇怪的霉味。因为是老师吩咐的,自己也只好硬着头皮来了。

她用抽出抱着箱子的手从口袋里拿出旧校舍大门的钥匙,是那种很老旧的锁,只由一根又大又粗的铁链子拴着,小米把那铁链子拿下来,发出的声音让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进了大门,心中不安的藤蔓更是在无限的蔓延,脑中全是关于旧校舍的怪谈。

地板是木质的,年老失修,走在上面会发出吱吖吱吖的声音,走廊的窗子全被木板封住,但也稍微能透露出丝丝光线照亮这昏暗的空间,空气里的灰尘让小米打了几个喷嚏,风吹过门洞发出呼呼的响声,小米不禁加快了脚步。

走到楼梯口,小米好像隐隐听到了琴声,踌躇一阵,踏上了阶梯,寻着琴声去了。

是致爱丽丝。

小米来到三楼,琴声从尽头的音乐教室里传来,她以为是哪位同学偷偷在这练琴,心中的不安也消散殆尽。慢慢靠近,曲子弹完又开始了,小米站在音乐教室门口,刚要拉开门,琴声的戛然而止让她吓了一跳,手又握上门把手,拉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凄厉的尖叫,凌乱的脚步,物品的散落,仿佛都在描绘着里面地狱般的场景。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