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有时候真的很寂寞

贺顶红 贺红 Black Blood

P2(序章二)
红毛想平复下心情,但脑海里满是那张好看的皮相,才见了面就这样,但自己花了五年时间去忘记他,现在这他妈算什么事,心中的苦涩被自己的不争气融合成一团火焰。

"红毛!"听到身后有人喊到,红毛狐疑的转过身,心情却开始不淡定了,想拔腿就跑,却被揪着领子给揪了回来。"啊哈哈哈,是老姐啊,好久不见啊,哈哈哈……"红毛心虚的看着眼前的人,和他一样的橘红色头发,细细的眉毛,好看的眼睛则藏在精明的眼镜下。"可算是逮到你了,还想跑!"渔希淡淡的看着眼前的人,语气慢慢加重,红毛冒着虚汗"打人不打脸!再说这里还是公安机关!还有警察叔叔!"渔希被他逗笑了"行了,别贫了,你也是欠揍,不和家里说一声就跑到国外,听舅说你今天回来,专门来这堵你,怎么着,良心发现了?打算回家看看了?"红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心中充满了愧疚,"臭小子。回来就回来吧,好好干,有空去看看妈,她天天都念着你"渔希眼睛有点湿润,"谢谢姐。"红毛深深的抱住眼前的人。

"有空来法医部找我玩。"

"卧槽,你居然当法医,还嫁得了吗?"

"臭小子站住!我弄不死你。"

又回到了从前,回来也不是不好。

红毛站在高级警署办公室门口,打开门进了进去,他本以为他将来的上司会是一个地中海老头,时不时会开一个教育年轻人座谈会的那种,但此时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冷峻的男人倚着桌子喝香槟,红毛并没有忽略一旁的贺天,两人在讨论着什么;红毛打断了他们"你好,我是陈队推荐来的,这是我的委任书"红毛微微笑着把委任书递给那人,接触社会后的红毛开始变得圆滑许多,待人也微微柔和多了。"哦,对,没错,陈队推荐的,你好我叫李洱"男人和红毛握了握手,然后红毛像是才发现一旁的贺天一样"哟,这不是贺警官吗?"嘴角弯弯的说,看着贺天脸色变得不好,红毛随即心中有一种报复的快感。李洱则一愣便问红毛"你们认识?"红毛瞥了一眼贺天又摇了摇头"不认识"李洱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对了,那就介绍你们认识一下,红毛,你的搭档,贺天;贺天你的partner,is he"李洱轻轻的用香槟杯点了点两人的方向。"还有,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你们先听哪一个?"红毛和贺天 则异口同声的说"坏消息!"说完,两人如两个孩子在抢玩具般敌视着对方,"坏消息是,我的职位需要一个人代替我,不久后我会被调去德国分部"红毛和贺天又同时说到"好消息呢"李洱笑了笑"你们两个搭档真是再适合不过了,好消息是,这个竞争落在你们两个身上。"贺天皱了皱眉"这对我可不算什么好消息。"红毛则用一种挑衅的眼神看着他"哦~我很乐意和贺警官竞争这个职位,也非常,期待。"贺天起身,把手中的文件放到李洱办公桌上,"我可不需要什么愚蠢的饭桶搭档。"说罢往红毛旁走过"你最好收敛点。"红毛被他上一句话弄得有点恼怒,头微微偏向贺天那方挑衅到"那我不呢?"贺天不说话,脸黑着出了房间。红毛耸了耸肩"切,哦,对了,李sir,没什么事我就走了,刚下飞机时差还没倒过来"李洱拿起贺天放下的文件看了看"嗯"

出了高级警督的办公室,红毛掏了掏口袋,从里面拿出一个指甲大小的东西,那东西闪着微弱的红光,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啧,微型GPS和窃听器,贺天,你居然和我玩这招,这就是你对待新搭档的见面礼吗"红毛看着这小东西,随手把它扔在一旁的垃圾桶里。

回到家里红毛几乎一碰到床就一睡睡到午夜。

贺天开着一张黑色的宝马奔驰在马路上,灯红酒绿的光影掠过车身,像城市的幽灵;贺天看了看手机上的红点依旧闪烁在原来的位置,他用力的把手机摔到副驾驶上,用力踩了踩油门,只听见汽车发出低沉的声音,他抽出扶着方向盘的一只手点了一支烟,灰白色的烟雾从鼻孔呼出,又被车窗外的风给带走不留痕迹,只留下淡淡的烟草味,如墨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前方。

原来彼此会势均力敌。

评论(11)

热度(61)

  1. 让二胸下垂的段叔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