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下垂的段叔叔

有时候真的很寂寞

贺顶红 贺红 Black Blood

P1(序章一)
红毛此时正站在警署大楼前,橘红色的头发和一身嘻哈装扮让来来往往的人频频侧目,耳机里嘈杂的重金属摇滚乐让红毛勉强撑住快和上的眼皮,行李箱的厚重让他去哪都不方便。

耳边的忙音让他有点不耐烦了;通了。

"喂,舅,我到了。"红毛看了看手表和自己手上那张充满皱褶的委任书,可那头那人似乎很忙,不乏夹杂着谈话的内容和电话铃急促的响声"小子,终于回来了,我有案子走不开,自己去报道吧,地址我发给你,挂了。"红毛撇了撇嘴,挂了电话不情愿的拖着黑色的行李箱进了警署大楼。

电梯前一群人抬头看着红色数字,"叮!"电梯门打开,走出了一波人,还没等其他人走进去,一个身穿灰色西装的男人就走了进去,过了一会,也不见其他人走进去,门前的人则转向另一个电梯门,门快关上,一个红发男人急匆匆的强行挤进了快关上的电梯。

"还好,差点。"红毛按了楼层发现已经有人按了,便倚在一边听歌;冷色调的灯光把电梯内的金属光泽照的让人心生寒意,红毛觉得后脖颈阵阵发凉,用手摸了摸,下意识的看了看身后的人。

"贺天………"红毛惊讶看着眼前的人,一身灰色西装隐藏在这金属色里。一时无话可说,只能含糊其辞的说一句:

"好久不见啊。"红毛说到。
"好久不见。"贺天回应到。

本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贺天,若不是这一纸委任书和大洋彼岸那头母亲苦苦哀求的声音,只怕他会一辈子待在国外。

再次的重逢,就在这脱离地心引力的狭小空间里,空气都快凝固,只觉得脚下还是头顶都是万丈深渊。

失重感为何不停纠缠。

所有情爱都嘶哑不堪。

"没想到你贺大少爷居然来公安机关混饭吃了~"红毛看着贺天胸前的工作牌打趣到。贺天如夜黑的眸子注视着红毛"当初为什么要一声不吭的离开。"红毛转过身背着贺天,看着上方不停跳动的血红数字,第一次觉得电梯怎么那么慢,"别他妈抓着过去那点破事不放了,都结束了。"贺天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叮!"电梯门开了,红毛头也不回的走出电梯, 心里却是如撕裂般;贺天暗了暗脸色,随后走出电梯。

一个向左,一个向右,涌进走廊里的人流里,迷失在一场局外人的无声风暴中。

评论(8)

热度(85)

  1. 让二胸下垂的段叔叔 转载了此文字